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白日热恋 > 第16章 娇滴滴的

第16章 娇滴滴的


  盛如灼敛着眉眼,轻握门把,而门内房间里笑声不断。

  “不用紧张,他们都好相处。”

  程朝离的手还在他手心握着,抽出来又被抓起来握,再抽也抽不动。

  他的掌心宽大,包裹着她的手没问题,力道也不松不紧,总是能让她抽不出而已。

  周酌不坐C位,却到处充斥着他爽朗的声线。

  他正在说临海市最新的消息,做为传媒大亨的太子爷,他手里握着不少有趣的资源。

  “再具体的就不说了,费了口舌还脏了耳朵。”

  笑完,开始正事。

  “小嫂子最近有进组的打算吗?”周酌问,端了一杯酒放在唇边,轻抿。

  谈松影摇摇头,打了哈欠,歪在傅允肩上,“明年,今年休息。”

  有证的就是不一样,光明正大的秀。

  周酌哦了一声,又不忘仔细品味了一下,唇齿留香,“这什么酒?”

  路柏舟扫了一眼,“罗曼尼•康帝园红葡萄酒。”

  “怪不得,叉烧这次是真下血本。”周酌拿着酒瓶使劲儿看,又看了柜台全新的酒种,一看就是像他这样的一般人喝不起的酒。

  没办法,人家姓盛,富庶五代的家底。

  “哎,允哥。”周酌嘴没有一会停下,“刚我见一个女生。”

  谈松影动了动眼睫,轻说,“说说看。”

  门卡哒一声开了,盛如灼声音清晰可见,“回来了。”

  周酌没说出来的话,也殉在了肚子里。

  傅允、谈松影、周酌、路柏舟四人一同站起身。

  周酌放下手里的酒杯,看到身后的来人,瞳孔一缩,转着眼珠瞅了一眼路柏舟。

  “来了,就坐。”路柏舟在他们几个年龄最大,他一说话,其他人也等同于默认。

  谈松影和傅允站在远离门口的双人沙发,女生站在盛如灼左手边。

  包厢内的光一如第一次那般明亮。

  程朝离站在那,个头过了盛如灼的肩头,光线浮沉落在她肩上,一身黑色舒适休闲服。

  眉眼精致生动,面色白皙,黑色卷发披在肩上,红唇,脸上没有多余的修饰,就漂亮的移不开眼。

  妥妥的拽姐,盛如灼行吗?

  路柏舟起身从主位走到周酌那里的双人沙发。

  “嗯……哥哥们。”盛如灼在叫完哥哥的时候,耳尖竟然有一丝红,“这是程朝离,目前多重身份之一是我老师。”

  周酌听他瞎掰扯,“非多重身份呢?”

  盛如灼瞅了一眼,反讥,“再瞎说,我现在就拔你智齿。”

  周酌长了四颗智齿,其中一颗是阻生齿。每次发炎都疼的要死要活,就是嘴还硬。

  周酌嘶一声,整个人都不好,那颗阻生齿好像又疼了。

  反观盛如灼正开始挨个介绍他们。

  “这位是傅允和嫂子谈松影。”盛如灼挨着顺序介绍,“允哥是临海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医生。”

  “周酌,我表哥。”盛如灼顿了一下,“天酌盛世他家的。”

  程朝离冲他点点头,天酌盛世签下的艺人——程亦欢。

  “路柏舟,路陈院长独子,临海市中心医院肝胆外科医生。”

  盛如灼握紧她的手腕,最后一句【他的老师,是唯一一个给宋离阿姨做手术的医生。】没说出来。

  程朝离上前按照礼节一一握了手。

  几人寒暄之后,各自找了位置,坐下,接下来就开始闲说。

  “程小姐是本地人吗?”路柏舟问。

  程朝离靠近盛如灼坐下,倒一杯酒,握在手里,没喝,盛如灼压住她的手腕,视线在她手心过了一下。

  “这杯蓝莓汁。”盛如灼记得她冰箱里有很大一包蓝莓。

  程朝离不客气地接下,“好。”

  盛如灼接下来就不管她,靠在沙发上,双腿随意敞开,姿态闲散随意。

  反正以后都要熟悉的,程朝离应对这小场面没问题。

  “是本地人。”程朝离说,“自小送往国外,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回来。”

  谈松影羡慕她出挑的容貌和身高,“那程小姐最近回来,适应不适应现在的临海?”

  “还挺好的。”程朝离现在一口正宗的临海话,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适应不适应的。

  “哦,我还有个问题。”谈松影眨巴眨巴眼睛,笑的像个小孩,傅允一直在看她,抬手揉揉她的头发。

  “你说。”

  包厢里只有两位女生,话题多一点也正常,总不能一上来,就对着其他三个男人疯狂输出。

  “就是……你觉得我们家如灼怎么样?”

  她这话一问,路柏舟,周酌都倾着耳朵。

  特别是周酌可是见到程朝离眼也不眨地将人的十指指甲盖瞬间掀翻,紧接着又往人嘴里塞了纱布。

  不知道怎么说,她做这事好像没什么顾虑。

  “挺好的。”

  程朝离说这话的时候,对盛如灼的了解,也是两星期的交集,确实不错。

  除此之外他家巨有钱,产业涉及各式各样。

  多的是她不敢高攀。

  “咦,挺好的?”谈松影轻笑,“我这弟弟反骨的很,是不是在你面前很乖?”

  程朝离望了一眼身边的人,“嗯,还好,挺礼貌的。”

  路柏舟抿口酒表情清淡,周酌则是一脸震憾和惊讶。

  “那……”

  傅允捏了捏自家小朋友的手,第一次见面还是别说太多。

  “程小姐姓程,是临海市……哪个程?”周酌转着酒杯,太子爷味足的很。

  “程明海的程。”

  “宋离阿姨的宝贝。”

  盛如灼替她回答。

  还在后面玩着她的头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每次傅允不理会他们的时候,都在玩谈松影的头发。

  发尾卷着,很漂亮,本身也很长,垂在侧腰,发丝飘着山茶花的香味,与她很衬。

  “那大家都是熟人啊。”傅允说,“以后有什么问题就尽管说。”

  周酌咽下烈酒,不在言语,毕竟宋离阿姨去世多年,再提岂不是揭人家痛。对于少时程朝离的处境……他们不与置评,但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对于小朝离多的是同情。

  路柏舟也是。

  空气中寂静几秒,盛如灼问她,“你饿不饿?”

  又不等她回答,“走吧。”

  第一次见面,都没走,一行人去酒店。

  结束的时候,盛如灼单独去找路柏舟,走之前拜托谈松影陪她说话。

  程朝离拽了拽盛如灼的袖子,“不用,傅医生和谈小姐该回去了。”

  “那好吧,我出去找一下路哥。你在这儿别动。”

  “嗯。”

  盛如灼在步梯口找到他。

  “路哥。”

  “嗯。”路柏舟掐灭烟,黑色西装西裤一派精英作风,“我在想什么人才能让你借我的人脉。”

  “宋离阿姨去世多年,相应的证据你觉得好找吗?大少爷?”

  盛如灼:“邱老师是唯一一个为她做过手术的人。”

  “大少爷,找到证据,你家就是富五代也干不赢啊。”路柏舟叹息,“再说,我的老师……昨晚进了手术台,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程朝离她母亲就是正常死亡,当年尸检报告也说了。”

  这话,父亲也对他说过。

  “如灼,宋离阿姨是个很温柔的人。”路柏舟说,“所以,我见到程朝离的时候,还以为是宋离阿姨。”

  “路哥,只有你最清楚当时的情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