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官途,临危受命成大佬! > 第16章:畜生的兄弟们

第16章:畜生的兄弟们


  狗?为什么这里会有狗?

陈培东一下车就喝止矿工,小江没来得及跟他汇报这儿有狗,他自己匆匆的看了一眼现场时,也没看到站在路边大树下的丧标手里牵着两头狼狗。

所以,听到忽然响起的狗叫声,陈培东就愣了,转头循声看去,见是两头一米多长黑背,不由得大吃一惊。

纯种黑背,是狼都不敢招惹的猛犬,他能不吃惊吗。

不过,他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因为扑过来的两头大狗,并非纯种黑背。

纯种与非纯种,差太远了,眼前这两头假黑背,其实就是个头大一些的假货。

两头大狗虽然并非纯种黑背,但狠毒凶残的基因并没退化多少,一头攻上三路,要咬目标的脖子,一头攻下盘,要咬目标的脚跟。

陈培东大吃一惊之后,迅速转动身形,没退反而迎“狗”而上。

遇到狼、狗之类的畜生袭击,绝对不能跑,你越跑,它们就会越得势越凶。

除非,你能保证跑得过这些四条腿的畜生,否则,反击就是最好的办法。

陈培东大手一圈,竟然准确的把那头扑向他上三路的大狗抱在掖下,手臂紧紧勒着狗脖子。几十斤重的大狗,身子的重量加上动能惯性,陈培东的上半身,竟然不由自主的被带动扭转。

眼看,要咬陈培东小腿的另一头大狗就要得嘴了,陈培东却忽然抬腿“撩”向大狗的腹部。

没错,就是撩阴腿那种撩法。

事实上,陈培东并不想撩的,他本意是要踢的。撩的力道,远不及踢的力道。

但是,因为狗来势太快,他没时间,也没空间让他用踢了,所以只能用撩。

噗的一声,陈培东的大脚正中大狗的最柔软的腹部。

呜…汪汪…呜呜……。

吧嗒!

大狗被撩中腹部,身子倒飞两尺,倒地呜呜哀叫。

狗和狼一样,都是铜头铁骨豆腐腰。

这里所谓的腰,就是腹部。

打狗也好,打狼也罢,只要有机会打中它的腹部,它们就死定了。

呼!

几乎是撩中狗腹的同时,陈培东已将腋下勒得半死的另一条大狗摔了出去。

而他自己,则打着转旋了出去。

咣当,脚尖一挑,将地上一根铲柄挑起接住。

砰!

接住了铲柄,追前一步,一棍砸在刚刚落地的那头被勒得半死的大狗头上。

呜……。

半声惨声响起,没错只有半声惨叫,因为他没叫完狗头就爆了。

大狗的身体开始抽搐,片刻,便不再动了。

当然,陈培东并没停下来观看那头大狗的抽搐,他知道这一棍下去会是什么结果。所以他砸了一棍狗头后,身子横移两米,移到那头被撩了一脚的大狗旁边,提腿,一脚踢在狗腹上。

汪……。

大狗被踢飞起,它较幸运,可以完成一声完整的惨叫才落地,落地后,也是抽搐几下,然后不动了。

说起来,陈培东杀掉两头大狗好像用了很长时间,事实上,他的每个动作绝对不需要一秒钟,甚至一秒钟其实已可以完成两三个动作,比如揽狗头,撩狗腹,事实上,两个动作几乎是同时进行的。

所以,前前后后用时也就几秒钟的时间。

狗死了,矿工和镇府的工作人员都傻呆呆的看着陈培东,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太快了他们还没反应过来。

“老二…老二…老三,老三啊……。”

陈培东刚要找狗主,丧标却已扑了出来抱着被砸爆了狗的大狗大叫几声老二,又爬过去抱着被踢碎了内脏的那头大狗哭叫老三。

我去,这家伙是谁啊,跟畜生做兄弟不是把自己也当畜生了么?

“领导…他…他就是丧标……。”

小江靠过来在陈培东的耳边战战抖抖的小声提醒陈培东。

“他就是丧标…哼,养畜伤人,纵狗行凶,聚众袭击公职人员……。”

“王八蛋…哪个王八蛋打死我的老二老三,你…你死定了…兄弟们…上…上啊,废掉他……。”

陈培东正在给丧标罗列罪名,失去理智的丧标跳起来带着他的小弟冲向陈培东。

“哈哈……,好啊,好啊,快冲,快冲……。”

丧标带着几个凶神恶煞的小弟举着棍棒向陈培东冲来,别人都十分害怕和担心,但他自己却很兴奋,竟然大声叫好。

他甚至在心里埋怨丧标没拿刀。

只要对方有刀在手,那他就可以放手还击,即使把对方打残打死,他都合理合法。

在他看来,丧标这类人,就该死,把他们抓了判刑是浪费粮食。

“领导快走,我掩护……。”

陈培东刚要举棍迎敌,小范忽然跑过来挡在他前面要掩护他走。

啧,小伙子,你忠勇可嘉,但是你能挡得住他们吗?你是在挡住我出手啊,陈培东看到小范竟然不顾危险要掩护他离开,心里既感动又幽怨。

噗噗。

赤手空拳的小范,根本没空施展在警校学的所谓擒拿术,已被揍了两棍,痛得他哗哗大叫。

陈培东见状,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往后一甩,将他甩到身后,然后舞动手中的铲柄冲进了群凶中。

洋铲用的木柄,不大不小,正好一握,不长不短,小两米长度,几乎就是一根标准的齐眉棍。

陈培东并不擅长棍法,但练家子就是练家子,一棍在手,比同样不懂棍法的丧标他们,强太多了。

他舞动铲柄冲进人群,就如狼入羊群,刀切豆腐一般,棍影所到之处,除了纷乱的砰砰嘭嘭噗噗声之外,就是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陈培东打的正过瘾,忽然又有七八个护矿队的人加入,这些新加入的人里,竟然有人拿的是铁管,切成斜口的铁管。

切了斜口的铁管,看起来不怎样,但实际上,捅在身上比丝毫不逊于刀捅,绝对是要命的武器。

好啊,好啊,王八蛋胆生毛,真的要拼命啊,真的不怕死啊。

陈培东看了一眼丧标和他十多个小弟,剑眉一扬,棍招一变,要痛下杀手了。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陈培东绝不当圣母,他才不会傻傻的要感召这些人渣。

砰砰!!

噗噗!!

咔嚓,咔嚓!!

啊!!!

陈培东不留手了,丧标的小弟们,伤的可就不是皮肉了,一阵棍棍相碰及棍肉相撞的声音响起后,又响起了骨头折断的清脆声音。

眨眼,就有两个小弟的手骨和小腿骨断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