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吃货萌妻有毒 > 第一章地窖,新魂(求收,求票!)

第一章地窖,新魂(求收,求票!)


    景兴二年,春夜,阱州。

  绣着芙蓉花开花样的淡青色床幔被月光照耀着,在湖锻春被上洒下斑驳的影子。

  “命运,你大爷的!你二大爷的!你三大爷的!”

  白依伊满头虚汗,坐在床上,咬牙切齿地用唇语问候命运的祖宗十八代。这样的日子,已经十来天了,今天刚刚问候到大爷这一辈。她之所以这样怨恨命运,是因为她实在是太倒霉了。

  白依伊自从来到古代,几乎每天晚上做梦都像是在看电影,看一个同样名为白依伊的古代女子的一生。她很郁闷,因为那梦境实在是不算美好,甚至可以说是惨烈。

  ……

  梦中,情窦初开的白依伊喜欢上了长相俊俏又温柔的表哥,韩家与白家商议之后,决定给他们举办婚礼。白子辰唯一的女儿出嫁,自然是陪送了大量陪嫁。

  没想到成亲没几日,喜气洋洋的气氛还没过去,刚刚走马上任的岳父大人白子辰就在大年三十晚上,被歹徒杀死了。白家唯一的继承人白依伊,顺理成章地继承了白家所有的家产。丈夫劝说她枉死之人不可招摇,她却不顾劝阻,坚持为父亲风光大葬。

  接管店铺、整理库银……白依伊整理好所有财产的当日,贴身丫鬟欣儿送上了一碗下了迷药的安神汤。

  当白依伊醒来的时候才知道,是她那些所谓的亲人,合伙把她关在了地牢里,其中还有那个日日说着喜爱自己的新婚丈夫。

  韩家人想要得到白家传说中的宝藏,可白家宅院翻遍了,也没有找到。所以,从这一日起,白依伊被人日夜拷打。期间,她从得意洋洋的舅舅口中,得知了父亲的死和哥哥的失踪都是韩家人搞的鬼。舅舅咬着牙说,谁叫你们白家有钱呢!

  后来,外公外婆知道了这件事。素有心疾的外婆被气得病倒了,没两日就撒手人寰。外公闯进来,想要让他们放人,却被舅舅失手推到墙上撞死了。

  白依伊疯了一样大笑大哭着,她在这世上最后的两个会疼爱的她的人也死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在这地牢昏暗的灯光下,白依伊含着泪,咬舌自尽。

  ……

  外窗淅淅沥沥的春雨已经缠绵了两日了,这样的日子,是最适合农民插秧的。只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们,却鲜少有人出门。

  阱州知府韩家的府宅里,有一处十分静谧精致的院子,名为藤竹院。这院子只有两进,十几间屋子。院子虽小,可期间布置了翠竹香藤,假山流水,显得小巧精致,清新淡雅。主屋里的雪白墙壁,雕花镂空的槅门,桃花红和嫩绿色的帷幔,多宝阁上各类古董都彰显着主人身份贵重。

  白依伊趴在画着蜻蜓点水的聚宝盆陶瓷大鱼缸上,百无聊赖地用白皙的手指戳那鱼缸里的两条一掌长的小锦鲤。先戳一下后背带红色花纹的白色金鱼,再戳一下金色的,平均分配,绝不偏颇。

  两条小鱼吓得左躲右闪,可这鱼缸就这么大,不论它们怎么躲闪也摆脱不了白依伊的魔掌,只能在水里无助又慌张地摆动着尾巴。

  丫鬟晴风实在看不下去了,劝道:“小姐,你再戳,这两条鱼就被吓死了。”

  贴身大丫鬟欣儿手里端着托盘,站在白依伊面前,笑着道:“这是表少爷专门让厨娘做的芙蓉糕,难为他下着雨还让人送了来,小姐尝尝?”

  白依伊撇了一眼那卖相十分不错的芙蓉糕,觉得肚子是有些饿了,于是不再折腾那两条锦鲤,转身来取芙蓉糕吃。

  欣儿看着白依伊把芙蓉糕一整个都塞到嘴里,把小嘴塞得鼓鼓囊囊,心里想着,吃吧吃吧,等你吃成肥婆,就更没有人能看得上你了,大表少爷就更容易将你哄骗成功。

  她转头数落晴风道:“这几日总是下雨,小姐不能出去玩,心情自然不好。不过是两条锦鲤,若是活不成了,表少爷自然会再送来新的,怕什么?小姐爱戳,你就让她戳吧,我瞧着,挺有趣的。”

  白依伊嘴里鼓鼓囊囊,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眼前似乎一心为她说话的欣儿,脑子里有些乱。因为无法摆脱那诡异的梦境,所以她有时候不太能分清现实和梦境。

  在梦中,这欣儿应该是那个助纣为虐的人,可眼前这姑娘,笑语嫣然,似乎不是什么坏人。

  随后,白依伊摇摇头,她可是个私人侦探,怎么能只看表面呢?那些表面清纯可人,其实背后做人家小三,拆散别人家庭的人,自己又不是没有见过?

  晴风被欣儿说得语噎,本想反驳几句,可欣儿是太太在世的时候钦点的贴身大丫鬟,又是太太娘家的家生子,在白家和韩家都有人脉和势力。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外面买来的一等丫鬟,身份和受信任程度上都比不上欣儿,于是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转身给小姐递茶。

  白依伊接过欣儿递上的温度正好的茶水喝了一口,将口中花香四溢的芙蓉糕吞下去,又伸手从碟子里抓了一块,再次塞入嘴里。吃着芙蓉糕,想起梦境中的欣儿被表哥收房做了姨娘,穿金戴银,而晴风等丫鬟却惨死的结局,不禁有些唏嘘。

  刚刚二人暗中你来我往的这一幕与梦境中几乎一模一样。如果那梦境是预言或者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那么下一刻,她的奶娘就会进来请假几日,因为她的丈夫喝酒闹事,被人打伤了。

  当白依伊将第三块芙蓉糕吞下,想要再吃第四块的时候,她的奶娘魏嬷嬷脸上带着愁容快步走了进来。

  魏嬷嬷今年也该有四十岁了,前半生过得辛苦,所以略显苍老。她不是白依伊母亲的陪嫁,是后来才招入府里给自己做奶娘的,卖身契签给了白家,不算是韩家的人。

  白依伊嘴角都是芙蓉糕的残渣,手里还捏着一块芙蓉糕,瞪大眼睛,等着魏嬷嬷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