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上官若离东溟 > 卷二第279章:生病

卷二第279章:生病


室内欢乐兴奋的气氛一凝,大家都吃惊地看向如疯狗一般暴躁的东有银。

钱老太的嗓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怒问道:“三儿,你疯了?!”

东有银歇斯底里地嘶吼道:“疯了疯了,我就是疯了,我让你们给逼疯了!”

大家都一脸莫名,不知道他为何发疯。

上官若离将吓得呆呆的六郎揽在怀里,与东溟子煜对视了一眼。

东老头儿道:“老三,你把话说清楚。”

东有银泪流满面,哽咽道:“你们就是为了撇下我才把我分出来的,对不对?你们去京城享福,不想带着我,才逼得我分家!为什么?从小到大你们从来就没有在乎我、关心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孩子,我是不是捡来的?啊?!”

东老头儿:“……”

众人:“……”

钱老太指着东有银说不出话来,猛然捶打自己的胸膛,“都是我,都是我没教好这孩子!我做了啥啊,上天你这样罚我!”

“娘!”东溟子煜率先冲上前,握住她的手腕,不让她继续捶。

钱老太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血,晕了过去。

“老婆子!”

“娘!”

“奶!”

“亲家太太!”

众人一阵惊呼,都吓得不轻。

东溟子煜将钱老太抱起来,放到炕上。

上官若离上前,给她把脉,然后道:“是气急攻心了,这些日子也累到了,积累到一块儿就爆发了。”

东老头儿拿烟袋的手颤抖的如筛糠一般,颤着音儿问道:“没,没事吧?”

上官若离道:“没有生命危险,但伤了肝,得好好调养一段时间,不能再生气了。”

“奶什么时候能醒?”四郎哭了,拉着六郎跪到地上,爹犯的错,他们做儿子的得替父请罪。

上官若离道:“现在扎一针就能醒,但是……我觉得不如让她睡一觉,明天早上自然就醒了。”

醒了面对东有银,不还得生气?

东老头儿道:“让你娘睡吧,这些日子是真累了。”

长途跋涉回来,就开始应付各种上门儿的客人,然后就是大办宴席,身体累,又被东有银一气,心更累了。

看向东有银,失望伤心地道:“若是你娘有个好歹,老子就不认你这个不孝子了!”

东有银气的气喘如牛,大叫道:“不认拉倒!反正你们也从来没把我当亲儿子看!”

说完,摔门而去。

“嘭”地一声巨响,震得大家的心猛地一颤。

小六郎一个三岁的孩子,吓得小肩膀一颤一颤的哭,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上官若离道:“我去给娘熬药。”

说着,拉起四郎,抱起六郎,“你们来给我帮忙。”

凌月拉起五郎,“我们也去帮忙。”

陈明东、陈明南他们一家一看这情况,也不说事儿了,让钱老太好好休息,回给他们安排的院子休息了。

大云、小云留下伺候钱老太,让自家男人带着家里人先回去。

东老头儿重重叹了一口气,摆了一下手,道:“你们都睡去吧,老子想自己待会儿。”

子女、孙子孙女们都担心地看他一眼,还是听话地出去了。

东老头儿等着他们都出去,颤抖着手装了一烟袋锅烟,凑到蜡烛前点燃,低着头狠狠吸了一口,吐出的烟雾模糊了他沧桑的脸。

他闷头抽烟,不一会儿,抽一口,用手抹一下眼睛,再抽一口……

上官若离熬好药出来,大云、小云一个接过碗一个接过勺子,说她们去喂钱老太。

钱老太喝了药,半夜就醒了,东老头儿喂了她一杯水。

早上,东老头儿也病倒了,发起了高烧,整个人都烧迷糊了。家里一阵兵荒马乱,真是吓得不轻。

幸亏家里大夫、药都是现成的,上官若离用的是空间里种的药,熬药的时候加上灵泉水,才没让老两口有个好歹。

陈明东和陈明男一家看老两口没大事,吃过中午饭就回奉城了。大丫和陈青云带着孩子留下,怎么也得等老两口再好些才能回去。

何老太带着两个儿媳妇天天看看,有时候端盘子烙饼,有时候端两碗面条儿,都是老家的吃食,钱老太老两口还真能多吃上两口,说比米饭好吃。

一连三天,东有银也没回来,也不知去哪儿了。都是四郎带着六郎在爷奶面前侍奉。

老两口心疼地搂着两个异常懂事的孩子哭了一场,心里倒是松快多了。尤其六郎才三岁就特别懂事,沉默寡言,更让人心疼。

四郎是三房的老大,还享受过父母亲情。六郎出生的时候孙氏就开始作妖了,懂点事以后孙氏的精神就不正常了,东有银的心也不在家里了。以前养在钱老太房里还好点儿,钱老太和东老头儿一进京,这孩子就更可怜了。

东老头儿原来花白的头发这几天的功夫都白了,瘦了好几斤,显得脸上的皱纹更深了,看起来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钱老太因为将郁结在心口的血喷了出来,看起来倒是比东老头儿的精神状态好一点儿。

东老头儿还得安慰钱老太,“有田他娘,看在六郎这孩子这么可怜的份儿上,咱也得看开了,多活几年。”

钱老太整个人蔫蔫的,唉声叹气,“你说老三怎么就长歪成这样了呢?”

以前一大家子土里刨食儿,天天吃不饱,为了一顿三餐奔忙,也不知道教孩子,就大孩子看小孩子,看着看着就长大了,谁家不是这么过的?

东老头儿叹了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个巴掌五个手指头还不一样长短呢,何况咱这几个孩子?别憋屈了,啊,你若是有个好歹,四儿这状元白考了,得为你守三年孝。”

钱老太一听,立刻腰板儿直了直,满血复活地道:“我没事,我很好,我可以。”

东老头被她这个样子逗笑了,剧烈咳嗽起来。

钱老太很不温柔的给他捶了两下子,没好气地道:“你少抽些烟!也得多活几年,怎么着也得等四儿在官场上站住脚!”

“我就好这一口儿还不让抽!”东老头这么说着,将手里的烟袋锅灭了,在炕沿儿下磕了磕。

老两口有了精神气儿,身体就好的更快了。但是,病怏怏的也不好长途赶路。

这天吃完晚饭后,钱老太就道:“我和你爹这个身体走不得远道儿,四儿你们一家人先回去,不能耽误了朝廷的差事,不然皇帝老爷怪罪下来,可担当不起。”

东溟子煜道:“我把几个小子、三丫、二虎、陈月月、高留根和周立冬带走,早早去京城,该上学的上学,该去上官家药铺子学徒的学徒。”

钱老太道:“这么多孩子,你俩也带不了,让老二两口子和大郎跟你们回去。老大两口子带着七郎,大郎家的带着小大郎,跟我们一起走。”

东溟子煜点头,“好。”

大丫干咳了一声,红着脸问道:“四叔,可不可以让我们跟着去京城,京城的学院好,师傅好,他考举人能顺利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