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师姐请自重 > 第三十二章 兴师问罪

第三十二章 兴师问罪


“藏经阁?你想干嘛?”七师公很是迟疑的看着燕无双,他不认为以燕无双的年纪,可以看得懂那些秘籍。

至于说玩吧,藏经阁那里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也没有好玩的人。

“师父,我想看看有关于这个大陆各地的传闻,我听说那些故事可有意思了。”

“有意思?”七师公嘴角一抽,那些都是血与泪编织的故事,燕无双居然还说好玩。当然了,他是不会跟燕无双这个小孩子计较的。

“行,我现在就带你过去,让你长长见识,省的你什么都不知道,以后出去给为师丢人!”七师公随意的说着。

还丢人?燕无双很是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要不是因为七师公捣乱,他现在就是五品的修士了。不然的话,七师公肯定是更有面子。

气愤归气愤,这个事情燕无双没有办法跟七师公理论理论,只能是自己憋着。

“那谢师父了!”燕无双躬身道谢,然后退到一边,给七师公让路,七师公一脸傲然的走在前面。

燕无双看着七师公的背影,眼神逐渐冰冷。

本身七师公带着他进入凌天剑派,他决定不计前嫌了,毕竟他也没死。可是现在,他又恨上了七师公,他打算等找到了杀死月神的办法,离开之前,给七师公上一点眼药,谁让七师公有眼无珠,跟他作对呢!

藏经阁是禁地,守卫不是一般的多,七师公在凌天剑派也算是一个名人,守卫并没有阻拦他。

“咔!”两把剑横在燕无双的面前。

“你们什么意思?”燕无双很是疑惑的看着两个守卫,难道他身份泄露了?那不应该啊!他很小心不说,并且这两个人要是真的发现了,应该是会立刻拔剑了。

“你是什么人!”一个人一脸严肃的看着燕无双。

“还能是什么人,他是我徒弟!”七师公想不到两个人会拦着,脸色有些难看。

“徒弟?”两个人先是一愣,随即道:“那你腰牌呢!”

“什么腰牌?我没有啊!”燕无双很是无奈的摊手。

“那不好意思,没有腰牌,就没有办法证明你是七师公的徒弟,我们不能放你进去!”

“不是,你们耳朵聋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他是我徒弟!”七师公很是恼火,不过却极力控制着自己,不去发火。

“不好意思七师公,规矩就是这样,即便是他是您的徒弟,也要有腰牌才行!而且七师公,不管您是正式收徒,还是记名弟子,都要举办一个正式的收徒仪式,这个是规矩。不然他即便是拿了腰牌来,我们也是不会认得,还请七师公恕罪。”

“你——”七师公是气的肺都要炸了,可是却无法反驳,因为进入藏经阁的规矩就是这样。不仅要是内门弟子,还要有腰牌,预防有人冒充。

“那行,收徒就收徒,你们给我等着!”七师公说着,直接抓住燕无双的手往回走。

正式收徒,可不单纯是喝杯敬师茶那么简单,以七师公的身份,那是要举办一场小型的拜师宴,凌天剑派的高层,大部分都会出现的,以示对七师公的尊重。

燕无双闻言,眉头紧皱,不仅是因为这个拜师宴比较浪费时间,耽误他去救陈紫玉。更主要的是,一旦正式拜师了,那他再对七师公出手,就有违道义了。

只是现在的问题就是,不管他想要进入藏经阁,就要拜师,即便不选七师公,也要选凌天剑派其他的人。

现在更换主人,有些来不及了,而且对方也不一定敢要他。

哎,就这么放过七师公,他不甘心啊!

七师公带着燕无双,直接来到赤火峰,赤火峰是火系修士修炼,居住的地方。

凌天剑派为了区分各系的弟子,在衣服上使用了相应的颜色,赤火峰是火红色的,在门派内等级不一样,红布占的比例也不一样。

山脚下这些外门弟子,只是在袖口,领口,衣服下摆点缀一些而已。

七师公似乎是京城来赤火峰,那是轻门熟路,自顾自的走着,警戒的人,也没有人拦着他。

“七师公,你怎么来了?”裴世雄很是诧异,正常的话,七师公是很少来赤火峰的,整天都在研究炼器,对别人也都是爱理不理的。

“你爹呢?他在上面不?”七师公见裴世雄在,就觉得自己不用再去上面大殿了。

“在,爹正在跟客人谈事情,七师公你要是有急事,我现在就过去通传!”裴世雄对待七师公那是格外的重视。

“不用了,就是你跟你爹说,等会要我举办拜师宴,正式收燕西为徒,让他帮忙安排一下!”七师公常年不走动,都不知道师门有哪些人在,在什么地方。

“是!”裴世雄躬身答应,同时有些羡慕的看着燕无双,他可是一直想做七师公的徒弟的,只是七师公看不上他。

“那行,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等他忙完了!”七师公性子有些急,没有耐心回去等,而且他觉得,这是一件小事,很快就会安排好,不值得来回折腾。

“那七师公,你等着,我去给你找一把椅子!”裴世雄说着也不等七师公答应就直接走开了。

在赤火峰,就跟裴世雄的家一样,他很快就找来了两把椅子,燕无双见状很是诧异,他本来以为裴世雄会因为拜师一事,针对他,现在看来,裴世雄跟传闻中的一样,心胸无比的宽广啊!

当然了,也不排除这是裴世雄在作秀,毕竟这么多人在,他要是只搬来一把椅子,不仅大家会说他,七师公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的。

不过是真是假,燕无双都不是很在意,反正他又没有打算一直留在凌天剑派,等找到了杀死月神的方法,他就直接走。

“不行!”上当大殿里,忽然传来裴掌门愤怒的咆哮声。

“谁呀这是!”七师公很是诧异,一般很少有人能够让裴掌门这么生气的,而且听裴掌门的语气,他还在忍受着怒火。

提起来客,裴世雄就一脸的郁闷。

“是朝廷派来的人,说是来谈合作的事情的。”裴世雄也不是很了解,他引这群人进入大殿之后,就直接退了出来。

“哦!”七师公淡淡的应了一句,也就不是很在意。

燕无双琢磨着,估计是朝廷提出了比较过分的要求,裴掌门没有答应,双方闹僵了。

“裴掌门,宋某再说一遍,请您务必交出伤害我们王爷的凶手。”宋雄虽然实力不如裴掌门,但是他却一点都不怕,一来是谈事情,裴掌门不会杀了他。其次是,事关燕无双,他必须要据理力争。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找燕无双,他们发现了燕无双的线索,自然是不肯放过了。更何况凌天剑派的人,居然明知道燕无双的身份,还敢对燕无双下手,这件事他知道了,就必须要做一点什么,给皇上一个交代。

“宋大人,裴某再说一遍,你们王爷是采花贼,并且在我们凌天剑派的地界上作案,我们凌天剑派的人,缉拿他是份内的事情。”裴掌门自然是不会答应了,先不说裴世雄的事情了,单单是七师公参与,他就不能交人。而且这件事他真的要是按照宋雄说的那样做了,传出去,他怎么还有脸继续当这个掌门啊!

“还采花贼?呵呵!裴掌门,麻烦你找借口也要找一个差不多的,我们王爷的为人我们清楚。”宋雄冷笑,燕无双有些色,这个他知道,但是他绝对不会相信燕无双会去做采花贼。毕竟要采花,他也会先把王府里的那两位王妃先给采了。

“哼!”裴掌门冷笑一声,他自然是不会认可宋雄的说话了。

“怎么?裴掌门你不相信是吗?宋某已经找到了那个所谓的受害者凌菲菲了,她确认,真正的采花贼并不是我们王爷!”

“怎么可能!”裴掌门自然是不相信,事情的经过他听裴世雄说过,知道是凌菲菲在洗澡的时候,燕无双闯了进去的。再说了,鉴于之前冷秋雨的洗澡事情,他不相信这是一个误会,认为燕无双就是有这个癖好,他是故意的。

“不相信是吗?那行,把人带上来!”宋雄挥手,立刻有人出去了,不一会,凌菲菲被带了进来。

“裴掌门,各位前辈们好!”凌菲菲躬身对着凌天剑派的众人行礼。

起初这些人以为宋雄是来谈合作的事情的,除了裴掌门,各峰的掌座,以及管事的长老都来了。结果一上来,宋雄就要他们交人,这件事事关裴世雄,他们就很有默契的不作声,让裴掌门自行解决。

“嗯!”裴掌门点头,随即心中涌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凌菲菲这个样子,怎么看也没有被强迫的意思,难道真的是他们误会了。

“凌菲菲小姐,事情的真相,你自己给他们说吧!”宋雄也不怕凌菲菲临时反悔,毕竟灵犀门一门的命,在他的手里攥着呢!更何况他们也确实没有强迫凌菲菲,让她胡说,只是要求她说实话而已。

凌菲菲知道说了实话,她就是得罪了凌天剑派,尤其是裴世雄,但是她没有选择。

“对不起裴掌门,那天都是晚辈不好,是晚辈一时着急,弄错了!”

“弄错了?怎么可能,你当时不是说是你洗澡的时候,他闯进去的吗?”裴掌门有些急了,即便是这件事是一个误会,他们凌天剑派不分青红皂白就要直接杀人,确实是不对,而且还是明知道燕无双身份的情况下,有刻意跟朝廷作对的嫌疑。

这件事凌天剑派不占理,他就没有办法指望着所有的人能够跟他齐心对抗朝廷。而且最近魔门格外的活跃,不出意外的话,要不了多久又要发生一次正魔之战,他们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损兵折将。

“回裴掌门,晚辈当时是心乱如麻,没有考虑那么多,正好跟王爷有矛盾,就下意识的以为是王爷做的。事后想来,王爷当时说的都是实话,那天晚上,他闯入我的房间,纯属是一个意外。”

“哼,还意外?凌菲菲,怎么?你就这么的大度吗?名节不要了,灵犀门的名声也不要了吗?”裴掌门冷冷的看着凌菲菲,若是凌菲菲是凌天剑派的人,他现在真想一巴掌拍死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