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师姐请自重 > 第三十一章 她是我的女人

第三十一章 她是我的女人


“干嘛呢!干嘛呢!把你的臭手给我拿开!”燕无双一出门,就看见一个中年男子,抓着陈紫玉的手,立了上前,扯掉男人的手,翻转他的手腕。

“啊啊!疼!”男子的脸立刻宁城了一个苦瓜,身子顺着燕无双的力道侧着。

“师叔,你别弄伤了我爹,你快放手!”陈紫玉见状,很是着急,去掰着燕无双的手指。

“哦!”燕无双愣愣的松开手,原来是岳父大人啊!他还以为是那个什么知府呢!

嗯,说了半天,他还不知道那知府姓什么呢!

“嘶!”陈县令揉着手,龇牙咧嘴,满是怒火的看着燕无双。

“那个,我给你按按!”燕无双说着就要伸出手,去帮忙治伤,不过陈县令却是吓得直接缩回手,一脸惊恐的看着燕无双。

“你想干嘛!”陈县令说话的同时,还往后退了两步。

“我——”燕无双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他真怕强行给陈县令疗伤,陈县令再一挣扎,就会伤上加伤。还好,他刚才为了减少麻烦,只是单纯的掰开陈县令的手腕而已,不然他县令的胳膊就会直接断了。

“小师叔,你赶紧回房间去吧!”陈紫玉可不想燕无双卷入其中,也是觉得他还小,说什么都不管用。

“可是他们要带你走!”燕无双很是着急。

“我们家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一边玩去!”陈县令很是不满的瞪了燕无双一眼。

“怎么能没有关系呢!陈紫玉她是我的女人,她要嫁也是嫁给我,你们谁也不准带她走!”燕无双很是火大,要不是看在陈县令是陈紫玉父亲的份子上,他真想暴打陈县令一顿。

当父亲的,没能保护好女儿不说,还主动做帮凶,属实的可恶。

“你说什么?紫玉是你的女人?”陈县令疑惑的看着燕无双,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啊!不行吗?”燕无双冷冷的回了一句。

“就你?毛都没有长齐,你知道什么叫媳妇不?”陈县令一脸鄙夷的看着燕无双。

“我——”燕无双很是无语,现在的他,确实是没毛。

“那,那就等我有毛了再娶她!”

“还等,等你个锤子,你赶紧一边玩去,别再这里来烦我!”陈县令很是烦躁的说着。

燕无双见陈县令不相信,就看着陈紫玉。

“紫玉,我说的是真的,你等着我,我肯定是可以娶你的!”

“哎!”陈紫玉很是无语的用手拍着额头,燕无双护她的心思她很感动,只是他太小了,这件事他做不了主。

再说了,燕无双只是一个小孩子,连喜欢跟爱都分不清楚,又如何对她负责呢!她要是真的豁出去了,等个十几年,只怕到时候人老珠黄了,又会被嫌弃了。

陈紫玉也不相信,燕无双没有办法,决定只能是等以后有机会再说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留下陈紫玉。

“那我不管,反正我不准你们带走紫玉!”

“你这个小屁孩,你烦不烦啊!你信不信你再废话,我就打你!”陈县令很是烦躁,扬起手臂,准备打人。

“爹,师叔就是一个小孩子,你跟他计较什么啊!”陈紫玉立刻护在燕无双的面前,示意陈县令差不多就行了。

“那行,我不跟他一般见识,你,赶紧跟我回去!”陈县令说着就又抓住了陈紫玉的手。

“爹,我不回去!”陈紫玉不敢强行挣开陈县令的手,怕弄伤了他,就只能是任由他抓着。

“你不回去,你想干嘛!婚检我们都已经送出去了。”陈县令很是不满的看着陈紫玉。

“爹,我不想嫁给那个李子贤!”陈紫玉见过那个男人一次,她觉得即便是在凌天剑派随便找一个男人,都比他强。

“什么想不想的,婚事我们早就定好了,你必须要嫁给李子贤!”陈县令的耐心已经被陈紫玉消耗的差不多了,说话的嗓门拔高,满脸的不耐。

燕无双见状,直接质问。

“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你没有听见吗?紫玉不想嫁给他,你还能别强迫她啊!”

“你这个小破孩,你找打!”陈县令说着,直接扬起手,打向燕无双的头。

燕无双还没有考虑好,到底是硬接,还是躲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剑名从他的身体里响起,紧接着一道剑气直奔陈县令。

陈紫玉听到剑鸣声的时候就感觉不对了,她下意识的喊了一句不要。

燕无双也没有想到仙剑会自动攻击,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阻止,就只能是下意识的抓住剑柄。

“啊!”陈县令惨叫一声,他的手臂被划伤,快速的流着血,他按都按不住。

雷绝剑飘在陈县令的面前,剑尖直指他的眉心,威胁的意味很重。

好险啊!他出手再慢一点,这个陈县令可就人头搬家了。

燕无双把剑拽了回来,并且收好,同时不安的看着四周,希望没有人看见。

陈紫玉见状,先是一愣,随即琢磨着这仙剑估计又是燕无双在古墓里找到的。

“爹,爹,你别乱动,我给你疗伤!”陈紫玉说着立刻拿出金疮药。

这一次陈县令不挣扎了,不过他一双眼,愤愤的盯着燕无双,满是杀意。不过他也很是清楚,这里是凌天剑派,不是他们那个县,他想要杀了燕无双很费劲,会面临凌天剑派的报复的。

燕无双见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后悔,刚才不应该拦着,该让他杀了陈县令,毕竟他这个未来岳父,也不是那么的好相处的。

“嗯?你们是谁啊!刚才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七师公回来了,他疑惑的看着众人。

“师父,他们要带紫玉走,师父,我不答应!”燕无双率先开口。

“嗯?什么情况这是!”七师公闻言,立刻不满的看着陈县令。

“紫玉是我女儿,我凭什么不能带她走!”陈县令厉声质问。

“这——”七师公无法反驳,当父亲的要是没有这一点权力,那还算是父亲吗?再说了,这是陈家的家事,他无权干涉。

“燕西,行了,紫玉走就走吧,我给你找一个更好的丫鬟伺候你!”七师公觉得燕无双之所以不答应,就是因为陈紫玉照顾他照顾的很好,那他再给找一个不就结了。

“我不,我就要紫玉!”燕无双拿出屡试不爽的撒娇耍赖。

七师公见状,很是头疼,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燕西,你别闹了好不好,这是他们陈家的家事,我们凭什么不让他们带走紫玉啊!”

“就是,这是我们陈家的家事,你们管不着!”陈县令附和着。

“什么家事不家事的,我说紫玉是我的,就是我的,谁也不准抢她走!”燕无双是之前没有发现陈紫玉的好,现在发现了,自然是不愿意放走陈紫玉了。

跟颜谭的婚事定下来了,燕无双的心思就开始活跃起来了,琢磨着纳妾的事情。毕竟他都已经答应要收了花香香了,那也不在乎多一个。正好陈紫玉这个时候来了,他觉得是天意,是缘分。

“不是,你小子跟谁学的,你现在要着紫玉有啥用,你什么又做不了!你要是想要一个媳妇,等你长大了,师父给你找一个就是了!绝对是比紫玉更漂亮,更好!”七师公有些烦躁,他找了一个晚上都没有找到燕无双,很累,很烦,没有想到回来之后,会有更烦的事情。

七师公烦燕无双,燕无双也烦他,要不是因为七师公捣乱,他现在都是四品的修士了。

既然七师公帮不上忙,那他就靠他自己吧!

燕无双觉得问题的症结主要在陈县令这里,只要陈县令不想嫁女儿,那一切都好说。所以他直接抬起手臂,指着陈县令。

“说吧,到底怎么样你才能不带紫玉回去,是要钱,还是东西。”

“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紫玉跟我回去!”陈县令不认为一个小屁孩能够拿出什么好东西出来,再说了,现在陈紫玉对于他来说,不是那些财物可以替代的。

“不是,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你能不能讲一点道理啊!紫玉不喜欢那个李子贤,你干嘛非要她嫁过去啊!”燕无双真的是想一剑刺死陈县令,来一个一了百了。

“不要你管,反正这是我们的家事,你管不着!”陈县令懒得跟燕无双磨叽,反正跟他一个小屁孩也说不清楚个二五六。

“哼,李子贤是吧?他死定了,我看他要是死了,你到时候还怎么把陈紫玉嫁给他!”燕无双动了杀心,反正因为他死的人多了,也不在乎再多李子贤一个。

“哼!”陈县令也不是很在意,觉得燕无双就是在说玩笑话,他看着陈紫玉。

“紫玉,你赶紧跟我走,你要是不走,我们全家都完了!”

“哎!”陈紫玉闻言,无奈的叹息一声。“知道了!”

陈紫玉认命了,她总不能真的是为了自己,放弃全家的生命不顾吧!

“紫玉,你不能走!”燕无双很是着急。

“小师叔,哎!”陈紫玉也不知道该说啥了,直接转身,率先往山下走。陈县令见状,恶狠狠的瞪了燕无双一眼,随即腆着肚子跟上。

燕无双眼中杀机涌动,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李子贤,不过他不知道李子贤在哪,而且也不能当着七师公的面起飞,还是等没人的时候再说吧!

“行了,你别看了,困死我了,我先睡一觉,等我睡醒了,我再去给你找一个,算了,我还是现在就去给你找吧!”七师公说着,直接转身飞走了。

燕无双见状,立刻双手结印,打出一道灵符,打在陈紫玉的后背上。

陈紫玉身子突然一震,她猛然回过头,看了燕无双一眼,随即觉得自己身子并无大碍,转身继续走。

燕无双动手当然不是要攻击陈紫玉,纯粹是给陈紫玉下了一道灵符,好能够及时清楚她的位置而已,这样他找陈紫玉会方便很多。

杀一个凡人,对于燕无双来说只是一息之间的事情,他不用做太多的准备,也不需要现在就启程。反正只要灵符的位置在一个地方长时间不变,那就说明陈紫玉到家了。而陈紫玉也不可能这边一回到家就成亲的,怎么着也需要准备个两三天。

他趁着这个时间,看看能不能找到杀死月神的方法,所以他直接进屋,去找七师公。

“师父,我想去藏经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