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江山无策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李修涯来到府衙,知府陈敏大人好像对于李修涯的到来并不惊讶,热情接待了李修涯。

  “听说你闭门谢客,本官送了好几次拜帖都被你拒之门外了,今日怎么有空来本官这里啊?”陈大人显得很高兴。

  李修涯没时间跟他寒暄,将自己发现的情况讲明,随后请求道:“承恩寺一定有问题,学生怀疑寺内僧人已经尽被屠戮,杀人者还在寺内。”

  陈大人虽然有些惊讶,却没有马上答应下来。

  “这只是你的推测,你不是也说看见了普贤大师了吗?照你的意思,普贤大师不就是杀人凶手了?”

  李修涯点点头,正色道:“正是如此,普贤身负武功,绝对有能力杀人。”

  陈大人却笑了,指着李修涯道:“你怕是不了解,普贤大师在整个姑苏城都有莫高的声望,承恩寺也向来广结善缘,普贤大师虽然游历回来,但你要说他杀人,这叫本官如何相信?”

  李修涯微微皱眉,说得也是,这只是自己的一面之词,而普贤却在姑苏经营多年,自由名声在此。

  “好了,定是你的护卫看错了,今日如果本官没记错,应该是承恩寺的斋沐之日,自然没有其他僧人在,也没有香客。我知你有拳拳之心,这话本官听也就罢了,叫旁人知道了,说不得要污你的名声。”

  “可是大人...”李修涯还是不愿意放弃。

  “够了,本官一直对你礼遇有加,你何敢在本官面前胡言乱语?”陈大人显然有些生气了。

  李修涯只好拱手道:“不敢,是学生胡思乱想了,开罪了普贤大师,待明日就上门赔罪去。”

  陈大人闻言转怒为喜,笑道:“这就对了,至于你说的,本官也会派人去察看,也为了以防万一,你觉得呢?”

  李修涯听陈大人这么说了,也只能作罢。

  如果陈大人查出来了,那自己所言非虚,事情自然明朗。

  如果没有发现任务异样,那或许是胡岩真的多心了?

  不可能,李修涯是相信胡岩的,他也没必要骗自己。

  但见陈大人脸上对着笑容,李修涯无奈,只好怏怏而去。

  天色已经有些晚了,黄昏将近,李修涯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小院离姑苏不远,这条路李修涯不知道走了多少次。

  但是今日,李修涯心里不安,总觉得被人窥视着。

  好几次突然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李修涯不由得加快脚步,走过一个小山坡,姑苏城被挡在后面,前面就是李修涯家门口的小竹林,再有两步路也就到家了。

  但就在这时,杀机顿现。

  刺斜里闪过一抹银色的亮光,李修涯大惊失色,虽然已经极力闪避,却还是被划伤了手臂,鲜血直流。

  “你是谁?”李修涯捂着手臂,却没时间感受疼痛。

  来人身穿麻衣,脸上戴着黑巾,只露出一双冰冷的眼睛,手上拿着短刀,一步步逼近李修涯。

  李修涯亡魂大冒,额头上冷汗直流,心里不断的盘算着脱身之计。

  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唯一的办法就是往家里跑,有胡岩在,肯定能保自己平安。

  好在小院里这里不远,说不定自己放声大叫,胡岩就能听到。

  李修涯一步步后退,突然,李修涯拔腿就跑。

  杀手显然有所准备,一个翻身就跳到了李修涯面前。

  遭了,还是个高手?

  “胡岩,救命啊胡岩。”李修涯大声叫喊,希望胡岩能够听到,同时一头扎进了竹林内。

  竹树细密,行动不便,但好歹也是在李修涯的家门前,李修涯熟悉得很,杀手被竹树阻碍,一时间倒也抓不住李修涯。

  李修涯不断在竹林之间穿梭,躲避杀手的追杀,一边用力的大声喊叫,试图引起胡岩的注意。

  另一边,胡岩后脚回到家里,见三人忧心忡忡,便开口安慰了许久。

  天色稍暗,红霞满天,胡岩却有些心神不宁了。

  突然,一只利箭越过院墙扎在客厅的大门上。

  胡岩连忙让三人离开院子。

  第一箭仿佛是一个讯号,随后便是更多的箭矢飞来。

  四人躲在院墙之下,倒也没有什么危险。

  “胡岩大哥,相公,相公还没回来呢。”谢伊人急得眼泪直流,却不敢大声哭出来。

  云烟也是,拉着胡岩就不松手:“是啊,公子还没回来,他肯定出事了。”

  胡岩道:“公子去府衙搬救兵了,应该没事,你们躲好,有我在,没事的。”

  院子外面,十数个黑衣箭手弯弓搭箭,为首一人手持长刀,眼神冰冷。

  一轮箭雨过后,场面上安静下来了。

  正此时,众人听见了李修涯的求救声。

  “是相公。”谢伊人惊叫一声。

  胡岩眉头一皱,这下麻烦了啊。

  他当然有自信不惧箭矢,但是三女怎么办?

  如果他出门营救李修涯,那三女必死无疑,如果不救李修涯,他也难有活路。

  胡岩想起了聂含山的嘱托,是要保护李修涯,那三女...

  胡岩看向三人,云烟心细,很快发现了这个问题。

  “胡岩大哥莫要犹豫,公子的安危远比我们重要。”

  谢伊人也反应过来,“是啊,去救相公,快去啊。”

  而门外的黑衣箭手自然也听到了李修涯的呼喊声。

  “要派人去吗?”

  为首者道:“不必,他只是个文弱书生,有一个人就够了。上火油,给我烧了这破院子。”

  黑衣人很谨慎,胡岩的武功有多高他不知道,如今投鼠忌器估计也是因为还有几个女人在。

  那就一起把他们烧死在里面,一了百了。

  此时正是日升月落之时,天色已经完全黯淡下来,新月的光辉之下,无数火箭点燃了小院,瞬间便燃起了熊熊大火。

  火光照亮,李修涯看向小院时,震惊无比,手足无措之间,竟然摔倒在地。

  “伊人,云烟。”李修涯顾不得其他,连滚带爬的奔向小院。

  但后面的杀手可不会给李修涯机会,在李修涯摔倒之时,杀手便已经赶了上来。

  “去死。”

  杀手眼中精芒一闪,短刀向李修涯的后心刺来。

  李修涯似有所感,只觉得死亡的危机感遍布全身,鬼使神差的往左边一翻身,杀手扑了个空,但李修涯如今躺在地上,左边还有几个竹子挡住,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了。

  “真麻烦。”

  杀手有些不耐烦,所幸李修涯是死定了。

  李修涯惊恐的看着杀手,双手支撑着身体不断后退。

  突然一颗竹树挡住了李修涯的脑袋。

  李修涯抬头一看,却看见竹子已经被砍掉了大半,只留下尖锐的豁口在。

  李修涯记得,这颗竹子是他亲手砍下的,说是想要做个竹椅,院子里此时还堆放了好几根这样的竹子呢。

  李修涯不懂声色的坐起来,将竹尖挡在背后。

  杀手当然不跟李修涯废话,再次杀来。

  关键时刻,李修涯往旁边一躲,杀手持刀的手被竹尖扎到,却也伸手抓住了李修涯的衣服。

  “我让你跑。”

  杀手忍着些许的疼痛,想要将李修涯一刀杀死。

  李修涯看着眼前的刀,猛的将身子往前一撞。

  短刀轻而易举的刺进了李修涯的肚子,但同时,李修涯也将杀手撞翻。

  一声惨叫,杀手的后心被竹尖刺穿,瞬间毙命。

  而李修涯也在旦夕之间。

  游离之际,李修涯爬向火光炽盛的小院,双眼迷离,口中不停叫着谢伊人和云烟的名字。

  门外的黑衣人严阵以待,他们知道,院子里面的人不可能等死,定然会冲出来。

  果然,火光之间,胡岩飞身而出。

  “来了,放箭。”

  黑衣人大吼。

  乱箭齐发,只见胡岩人在半空,长刀挥舞,将箭矢斩落磕飞。

  胡岩心系李修涯,不想跟黑衣人纠缠,飞身往竹林而去。

  黑衣人道:“追。”

  院子里只有几个女人,这样的大火,恐怕已经葬身火海了,黑衣人也不想理会,十几个人往胡岩的方向杀去。

  胡岩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李修涯,心里一紧,走近查看之后却微微放下心来。

  只是失血过多,但是如果不快点救治,肯定命不久矣。

  还好,还有时间。

  那就好办了。

  胡岩眼神微动,转身看着冲来的十几个黑衣人。

  长刀在月光下闪过一抹银光,黑衣人老大心头一跳,只觉得眼前年轻人的气势突然变得非常可怕。

  众人弃箭,皆拿着刀围了上来。

  “早就发现你的武功很高,但是再高,也敌不过我们十几个人。”

  胡岩冷哼道:“你们对自己太自信了。”

  胡岩必须抓紧时间,李修涯的生命正在不断流逝,可等不了他多久。

  长刀划过,胡岩的身影瞬然消失在原地,黑衣人首领惊讶瞬间,转头却看见胡岩的刀从另一个黑衣人的胸膛里刺了出来。

  “好快的刀。”

  黑衣人首领大怒,舞着刀就向胡岩杀去。

  胡岩拨弄长刀与黑衣人首领过了几招,趁间隙的时候又杀了一名黑衣人。

  显然,胡岩的武功要胜黑衣人首领一筹,但是短时间内却拿他不下,所以胡岩选择先杀其他黑衣人。

  而黑衣人首领在与胡岩交手的几招里就已经发现了胡岩的刀法套路。

  “广陵刀,你用的是广陵刀...”

  黑衣人首领后退数步,语气之间尽是震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