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江山无策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李修涯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享受起了齐人之福。

  第二日清晨,李修涯脑袋生疼,再次下决心戒酒。

  一双熟悉的葱白玉手按上了李修涯的太阳穴,李修涯不看就知道是谢伊人。

  “伊人,早饭吃什么啊,我肚子饿了。”李修涯双眼微闭,享受着谢伊人的温柔。

  谢伊人笑道:“相公起来吧,伊人已经准备好了。”

  李修涯闻言起身,却看见云烟端着东西正站在身边。

  “公子醒了,快喝完醒酒汤吧。”

  李修涯愣了,“云烟姑娘也起这么早?”

  按道理来说云烟是客人,这种事不应该她做。

  “伊人,怎么能让云烟姑娘端东西呢?”

  李修涯连忙接过云烟手中的醒酒汤一饮而尽,“多谢云烟姑娘了。”

  谢伊人暗自翻了个白眼,拉着李修涯洗漱起来。

  云烟熟练的给李修涯拧好毛巾递给李修涯。

  李修涯有些犹豫,看向谢伊人,却见她面带微笑。

  看向云烟,则是一脸的娇羞期盼。

  今日,有些不对劲啊。

  吃早饭的时候,胡岩没出来,院子里只有李修涯三人。

  云烟与谢伊人坐在李修涯两边,服侍着李修涯进食,搞得李修涯是个废人一样。

  “停停停,今日是否是有事情要跟我说?这般殷勤,有何相求尽管说来,我无不应允行了吧?”李修涯浑身的不自在,两人的表现也太反常了。

  云烟不敢说话,谢伊人心道,这事还上赶着求你了?身在福中不知福。

  “改日相公去一趟如意楼吧。”

  李修涯问道:“去那干嘛?”

  谢伊人笑道:“家中只有三人,平时的活都是相公亲自做的,相公现在好歹也是举人老爷,大小的也是个地主,这些杂事怎么能让相公再做呢?去如意楼寻几人伶俐的丫头,也好侍候相公,就是伊人这般柔弱,也需要人侍候的。”

  李修涯想了想,也是,以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腐败一点也说不过去啊。

  “要找丫鬟去找车马行就行了,去如意楼干嘛?”

  你说干嘛?谢伊人是真的气。

  “如意楼的丫头生得好看,做事仔细,又会伺候人,比车马行的好多了。”

  李修涯点头,随后笑道:“这事伊人直接说就行了,不必如此的。”

  谢伊人接着道:“云烟姐姐就在如意楼,不如就让云烟姐姐帮忙挑选两人吧。”

  云烟点头道:”这事交给云烟吧。”

  “那就麻烦云烟姑娘了。”

  李修涯浑然未觉两女打的什么心思。

  话说另一边,李修涯的水调歌头一出,文坛惊动。

  聂含山在看了之后,笑道:“今后的中秋诗词,怕是不好写了。”

  余者深以为然。

  这次闹出的动静,可比劝学诗大多了,李修涯的名字,算是在大燕文坛刻上了。

  不过李修涯还是恢复往日慵懒的模样,每日就泡在院子里,拉着谢伊人陪他下棋。

  不过就是赢不了就是了。

  “相公啊,已经让你车马炮了,你还要伊人让你什么?”

  李修涯严肃道:“让我五个兵怎么样?”

  “那不如将老将也让给相公好不好啊?”

  李修涯惊喜道:“可以吗?”

  “那这棋还需要下吗?”

  李修涯讪讪一笑,是有点不合适啊,可就是下不赢啊,好难受。

  敲门声适时响起,这几日来往的人更加频繁了。

  胡岩上前开门,将云烟与阿娇放了进来。

  “公子,云烟来了。”

  李修涯头也不回,又不是第一次来,还客气啥。

  “云烟姑娘随便坐,大家都这么熟了,我也就不招呼你了。”

  “公子。”云烟又叫了一声。

  李修涯愣了,回过头,却看见云烟与阿娇两人背着包袱。

  “云烟姑娘这是要往那里去?”李修涯还以为云烟要出门。

  云烟笑道:“就来这里。”

  李修涯道:“姑娘说笑了,姑娘来此做客,我当然欢迎,只是姑娘还带上包袱,怕是有些不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了?今日起,云烟与阿娇就是公子的奴婢了,公子可是给过钱的。”

  李修涯愣了,有这事吗?

  “姑娘莫开玩笑,以姑娘的身份,我有何资格能请到姑娘为奴为婢?”

  云烟笑道:“公子忘了吗?公子不是托云烟在如意楼寻觅几个伶俐的丫头赎身吗?云烟觉得自己就很适合。”

  “可是姑娘是如意楼头牌舞姬,怎么容易就得脱自由之身?”

  云烟摇头,一汪清亮的眼睛直视李修涯:“云烟可不是自由之身,云烟今后就是公子的人了。”

  李修涯赶紧转头想跟谢伊人解释,这事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谢伊人见李修涯想要说什么,心里一暖,随后上前拉着云烟的手:“有云烟姐姐照顾相公,伊人放心。”

  李修涯惊在原地,这算是怎么回事?

  云烟要离开如意楼其实没有任何人敢阻拦,毕竟云烟的闺蜜是萧幼凝,而萧鼎也曾经放出话来,谁敢为难云烟,就是跟他作对。

  作为吴州一把手,萧鼎的分量没人敢轻视,云烟只是倔强要自力更生才委身如意楼,如今她要走,又有谁敢说半个不字呢?

  所以云烟轻而易举的与如意楼解除了关系,还带走了与自己要好的丫鬟阿娇。

  李修涯见两女相谈甚欢的模样,哪里还不清楚事情的原委啊。

  只是看向阿娇时突然有些心疼了,这丫头才是名副其实的丫鬟啊,今后这一大帮人,估计都得她一个人照顾了,真是...挺可怜的。

  同时,李修涯心里也非常纠结。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小院子没有这么多的房间,李修涯只好将书房收拾了一下,准备今晚住,这是聂含山亡妻的宅子,李修涯更不能轻易改建,便只能如此了。

  是夜,众人一起吃过晚饭,云烟倒是有奴婢的模样,和阿娇收拾碗筷下去了。

  “伊人,就不想跟相公说点什么吗?”

  谢伊人轻声问道:“相公想让伊人说什么?”

  “当然是云烟姑娘。”

  谢伊人看着李修涯,柔柔道:“相公在乎伊人,伊人心里清楚,但是伊人不能太自私了,相公不是说喜欢伊人的皮囊吗?云烟姐姐对相公情根深种,相公也喜欢云烟姐姐的皮囊对吗?”

  李修涯轻咳一声:“不一样的,我是伊人的相公,不管伊人是什么模样,我都会喜欢伊人的。”

  “那云烟姐姐呢?”

  “云烟又倾城容貌,我说是不心动,伊人想必也是不信的,只是你将云烟买了做丫鬟,是否作践于她了?”

  “公子,云烟不觉得这是作践,云烟只觉得开心。”

  门外,云烟双眼微红看着李修涯。

  “公子喜欢云烟,云烟真的很高兴,愿意常伴公子左右,侍奉公子。”

  李修涯苦笑道:“云烟你不用这样的。”

  谢伊人道:“相公何必得了便宜又卖乖?伊人已是最大的让步了,若是相公还不满意,伊人可要生气了。”

  李修涯看谢伊人的模样,也不扭捏,只是仍觉得委屈了云烟。

  “伊人如此开明,相公我自然欢喜,只是云烟不能做丫鬟。”

  云烟还待说什么,谢伊人道:“伊人不管,从今之后,相公才是一家之主。”

  谢伊人说完,独自回房去了,留下云烟和李修涯两人。

  “公子,云烟真的好欢喜。”云烟上前靠在李修涯的胸口,一脸的痴迷。

  李修涯虽觉得自己是个渣男,但也不能否认自己情感。

  男人都是见一个爱一个,李修涯从来都没有否认自己喜欢云烟,只是更多的在乎谢伊人罢了。

  “伊人既然愿意让你进门,我又岂能再拒绝你?我对你当然是早就心动的。”李修涯轻轻揽着云烟,两人享受着一刻的美好。

  谢伊人回了房间,将自己埋在被窝里,暗自神伤。

  虽是自己愿意的,但真正见李修涯与云烟一起,心里多少酸楚。

  嘎吱一声,房间的门开了。

  “伊人。”

  李修涯轻声叫了一声。

  “相公不去陪云烟姐姐,来伊人这里干嘛?”

  李修涯笑了笑,将谢伊人抱起,谢伊人双手环在李修涯的脖子上,面色羞红。

  “谢谢你,伊人。”

  “相公说什么呢,相公不嫌弃伊人是个妒妇,伊人就心满意足了。”

  李修涯哈哈一笑:“伊人吃醋,是因为伊人喜欢我,我很开心。”

  李修涯坐在床上,将谢伊人的身子扳直,看着缭绕灯火下谢伊人的脸庞,李修涯轻轻的咽了咽口水。

  “城头看山,城门看雪,月下看花,灯下看美人,伊人,你真美。”

  谢伊人哪里还有说话的力气,整个人都快瘫软下来了。

  李修涯情不自禁,将脸慢慢的靠了上去。

  双唇触碰的瞬间,两人的身子好似被闪电击中,一阵酥麻。

  红灯帐下,秋日一抹莫名春色,四周万籁,皆不如轻声呢喃。

  云雨过后,谢伊人躺在李修涯胸口。

  “伊人。”

  “嗯?”

  “我们成亲吧。”李修涯说道。

  “伊人就是相公的妻子啊。”

  李修涯道:“那不算,我要再给你一次婚礼,是我李修涯要娶你谢伊人,八抬大轿,三媒六聘。”

  谢伊人心底一颤,将头埋得更深了,但是转念又是深深的忧虑。

  “嗯。”

  两人交心之后,相拥而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