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江山无策 > 第二十五章 千里共婵娟

第二十五章 千里共婵娟


李修涯正在犹豫思忖之时,好几位年轻公子围坐上来。

  “见过诸位大人。”

  贺知书笑道:“今日不论官职,不必见礼了。”

  年轻公子拱手道:“就算不是大人,那也是前辈长者,是该行礼的。”

  贺知书几人微微点头,这话说得倒也漂亮。

  “在下是临川举人萧咎,昨日方至姑苏,趁着中秋诗会,特地前来拜见李修涯李公子的,还请问大人,在场李公子可在?”

  贺知书看向李修涯,李修涯也是微微讶异,倒是没想到是来找自己的。

  “在下就是李修涯,请问萧兄找在下有何见教?”

  既然是找自己的,李修涯近在眼前也不能装不见。

  萧咎连忙道:“不敢不敢,这几位与萧某都是临川的新科举人,李兄在鹿鸣宴上的两首劝学诗早已经响彻临川,我等特意赶来,就是为了见上李兄一面,今日得见,果然神采非凡。”

  对于萧咎的恭维,李修涯自然是笑着收下了。

  “萧兄客气了,在下才疏学浅,仅是乡试末席,不过是福至心灵写了两首还看得过去的诗罢了,当不得萧兄的夸赞。”

  萧咎身边一人道:“如果劝学诗是福至心灵,那湘神赋也是能流传千古的名篇啊,湘水就在我临川,李兄此赋,已让我整个临川学子爱不释手了。”

  这倒是李修涯没想到的,题目是谁云湘水,李修涯可不知道这里的湘水在哪儿。

  李修涯道:“诸位兄台特地前来,也不该只是看看在下吧?”

  萧咎闻言笑道:“就是来一睹李兄风采的,若是李兄愿意一展才华,我等自然喜不自胜。”

  李修涯微微挑眉,萧咎等人话说得好听,脸上笑容也很深,但就是让李修涯微微有些不舒服。

  萧咎见李修涯不说话,又道:“鹿鸣宴后不过三五日,李兄的诗已是名动一时,我等座师曾言,李兄凭着两首诗可成为天下年轻学子的榜样,何况还有一篇绝美佳赋。而且燕都也传来了聂大人当朝诵念李兄的诗联之事,就连当今陛下也对李兄大加赞赏,言来年会试期待李兄高中啊。

  李兄既受此殷殷期盼,我自然等心向往之,今日除了瞻仰李兄的风采,更重要的是要见识一下李兄的高才。”

  李修涯恍然大悟,绕了一大圈,吹捧了半天,这是不服气啊,上赶着来找茬来了。

  当然了,文化人的事,怎么能伤了和气呢?这话说漂亮了,李修涯就算心里不喜,也没办法怪罪。

  毕竟,这算是自己的“粉丝”呢。

  贺知书也微微皱眉,临川学子赶来吴州,就是为了看一眼李修涯?

  还是说要与李修涯比试比试,要取这才子的名头?

  李修涯刚要说话,楼下突然热闹起来。

  一顶华丽明亮的圆形大木台被十数人围着从街头抬了过来。

  木台上,一道靓丽身影正在轻轻舞动。

  李修涯远远的就认出了,那正是云烟。

  云烟一身红衣,脸上挂着薄薄的面纱,额头用朱砂点上印记,虽然离得远看不清面容,但李修涯觉得她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长袖舞动,云烟勾起一阵绚丽的花火,随后便是满城的烟花。

  人群围着舞台慢慢的前行着,慢慢的走到了阁楼下。

  众人靠近窗边观看,云烟就在阁楼前的街道中间起舞,那曼妙的舞姿看得人心神摇曳,众人也不知道是沉醉在着漫天的烟火景色中,还是迷失在云烟翩翩的舞姿中。

  “不愧是云烟姑娘,一舞惊动整个姑苏。”贺知书也很满意,今日请了云烟来助兴,果然是正确的。

  萧咎等人不识云烟,自然看得更加痴迷,听了贺知书的话,问道:“大人说这位姑娘名叫云烟?”

  “嗯,如意楼的舞姬头牌。”

  萧咎将手中折扇收起,眼神中透出喜色,尽是云烟曼妙的身姿。

  云烟一舞结束,贺知书便将云烟请上楼来。

  “云烟见过诸位大人,诸位公子。”

  云烟来到,众人为她让开一条路,来到贺知书面前做了个福礼。

  贺知书笑着说道:“云烟姑娘客气了,今日姑娘肯赏光,老夫也觉得老脸上有光。”

  “大人说笑了,这是云烟的福分才是。”

  说着,云烟抬头看见李修涯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云烟姑娘好,在下萧咎,临川举子。”

  云烟转头看了萧咎一眼,微微点头:“萧公子好。”

  贺知书道:“云烟姑娘出身非凡,才学也非常人可比,今日已有不少才子做出了诗作,云烟姑娘若是有喜欢的,老夫亲自为姑娘抄录一份,算是老夫对姑娘赏光的谢礼。”

  云烟连忙谢道:“贺大人的墨宝,云烟早就想要了,可惜云烟身份低微,不敢相求,今日大人若是有此恩赐,云烟不甚欢喜。”

  “姑娘客气了,请姑娘后座静听,若是喜欢在场学子的诗作,告诉老夫便可。”

  “是,多谢大人。”

  云烟走到李修涯身后坐下,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还轻轻拉了拉李修涯的手。

  可惜云烟的袖摆宽大,众人都没有发现。

  萧咎听了贺知书的话,双眼瞬间就明亮起来。

  “萧某不才,也想讨云烟姑娘的欢心,请云烟姑娘出一题,萧某试作诗词请云烟姑娘评鉴。”

  这话就有点露骨了,萧咎眼中的炽热也是藏不住的。

  李修涯暗自皱眉,微微不喜,这萧咎也太明目张胆了。

  云烟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仍是面带笑容。

  或者这样的情况她见得多了。

  萧咎毫不掩饰的喜爱在众人看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毕竟贺知书说了,云烟是如意楼的舞姬。

  “这样的姿色,娶回去做个妾室正好。”

  云烟不知道萧咎心中的想法,只是轻声答道:“今日有贺大人在,云烟岂敢?”

  贺知书笑道:“无妨,云烟姑娘出题刚刚好。”

  “既如此,那云烟就却之不恭了。”

  云烟起身施礼,随后道:“今日是中秋,自然当以此为题。”

  萧咎看向李修涯道:“李兄当不会介意一展诗才吧?”

  李修涯本就不太喜欢萧咎的眼神,如今还为了博得云烟欢心的同时踩自己一脚吗?那李修涯也不能忍了。

  “既然萧兄盛情,那在下若是再推辞,反而有损我姑苏学子的名声。”

  萧咎惊喜道:“李兄肯赐教,萧某不甚感激。”

  那你就好好感激吧!

  李修涯笑道:“萧兄远来是客,不如就由在下先,也请萧兄斧正。”

  “李兄说笑了,请。”萧咎自然还是谦虚求教的模样。

  李修涯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中秋诗词是吧?看老夫不杀得你哑口无言。

  中秋诗李修涯并不怎么了解,但东坡先生的中秋词可是千古留名的。

  一首水调歌头,称之为千古第一中秋词也不为过,刚好,这首李修涯熟。

  众人目光都在李修涯身上,只见他微微起身,拿着酒杯望向天边明月,轻声念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杯中酒被李修涯一饮而尽,随后云烟起身,为李修涯添满,转身面对众人,灿烂的银色月光映得李修涯宛如神仙。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这是一首词,众人在心里想到,更是惊叹李修涯的才华,开篇咏叹,已有惊艳之感。

  李修涯放醉狂歌道:“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高出不胜寒,李修涯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轻蔑,萧咎没由来的心里一惊。

  萧咎只觉得李修涯的眼睛似乎在告诉他,他不配。

  我在高处,已觉得不胜寂寞,而你萧咎想与我并肩,配吗?

  一句高出不胜寒,引得众人激动惊讶,李修涯果真如此自负吗?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话锋一转,李修涯转身微笑着看着云烟,轻轻的拉起她的手。

  这样的舞姿,人间不易,只能在天上才能看见。

  云烟羞不自胜,只当是李修涯夸她是天上的仙女呢。

  “好。”

  上阙作完,众人齐声叫好,就连贺知书也脸色潮红,激动不已。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景色一揽,李修涯直抒胸臆,下阙开篇便有一股悲哀的感觉。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说不完,道不尽的遗憾尽在眼前,众人尽皆沉默,人这一生,难全之事如同月亮一般,长缺难圆。

  下阙至此已是悲哀遗憾情绪的顶峰了,众人都在等候李修涯如何点睛,却见李修涯对着云烟微微一笑,随后转身看向萧咎。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峰回路转,情绪再度转折。

  人生的遗憾再多,那天边的明月不会变,在乎的人同在一片月色之下,就算相距再遥远的距离,彼此的心也是连在一起的。

  “好词,好句,好个千里共婵娟,李兄高才。”

  李修涯词念完,场面微微沉默之后,便爆发出热烈的叫吼声。

  “写得好,不愧是李兄。”

  贺知书更是激动得起身道:“只此一首,千古无二。”

  李修涯却是没什么感觉,只是看着脸色黑成锅底的萧咎,微微笑着说道:“在下作完了,请萧兄斧正一二,在下感激不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