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江山无策 > 第二十三章 承恩寺

第二十三章 承恩寺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里的姑苏城外也有寺庙,不过却不叫寒山寺,而是一座名为承恩寺的古庙。

  相传前吴王曾在此祷告苍天,请求风调雨顺,随后亲笔写下敬天承恩四个大字,承恩寺也有敬天承恩两殿。

  至今也有四百多年了,直到大燕灭吴,这间寺庙却一直香火鼎盛。

  今日是中秋佳节,晚上还有诗会,不过李修涯却被谢伊人和云烟拖来了承恩寺,说是要还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许下的。

  “从未见伊人来过承恩寺祈福,这是来还什么愿啊?”

  李修涯一脸无奈,这个时候还是在家里躺着最舒服。

  谢伊认也很无奈,自家相公哪都好,就是懒得要命,能坐着不站着,能窝在家里就绝不出门,别人家的才子没事就出去游山玩水,自己家的举人相公没事就在院子躺尸,最多就是拉着自己下下棋,等自己把他杀得丢盔弃甲,又开始继续躺尸。

  “相公乡试之前,伊人诚信祷告,如今相公乡试得中,伊人自然要来还愿的。”

  “那也不用今天来吧?”

  谢伊人笑道:“相公有所不知,今日是中秋节,承恩寺的普贤大师游历归来,会在此处为众生祈福讲经。”

  中秋节讲经?李修涯吓了一跳,中秋节有这个活动吗?

  谢伊人拉着李修涯的胳膊道:“相公要陪我去听。”

  李修涯转头看着胡岩,希望他能救自己一救,却见胡岩视若不见。

  再看向云烟,则是捂嘴轻笑。

  “好吧好吧,反正诗会要晚上开始,待会我睡着了你别拉我啊。”

  谢伊人娇嗔道:“佛门庄重之地,相公怎能亵渎?”

  “我就是睡个觉也不行啊?”

  四人穿过敬天殿,随后拜了拜,谢伊人和云烟倒是一脸的虔诚,李修涯则是单纯的对宗教不是很感冒,只好跟婚胡岩站在一边看着。

  “聂大人派人传信,请公子好好准备来年的会试,他盼望公子一举登科。”

  李修涯惊奇的看着胡岩:“连你也要来逼我是吧?信不信我自杀?”

  胡岩瞥了他一眼,转过头不再说话。

  拜完菩萨佛祖,便是承恩殿前普贤大师的讲经坛。

  此时下面已经做了不少的信徒,四人找了个角落也坐下,静静的听着。

  讲经坛上,一慈眉高僧端坐中央,口中正在默默的诵念佛经。

  “不是说讲经吗,怎么不讲啊?”李修涯不了解讲经的步骤,有些奇怪的低声问道。

  云烟轻声道:“公子有所不知,讲经之前是要诵读经书的,今日讲的是功德经,普贤大师正在诵读,稍待便会开始。”

  原来如此,倒也挺麻烦的。

  李修涯有些静不下心来,坐在蒲团上像个多动症的小孩一样,就是坐不住。

  想要亲近谢伊人,又被谢伊人以佛门重地为由拒绝。

  李修涯觉得自己受了伤,只好靠着柱子开始假寐。

  香火缭绕,木鱼轻敲,李修涯有些犯困,本是假寐,最后竟然真的睡着了。

  李修涯是被谢伊人摇醒的。

  “相公,相公。”谢伊人羞红脸,低着头不停的晃着李修涯的胳膊。

  李修涯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角。

  “怎么,讲经结束了?那我们回去吧。”

  “没呢。”

  “没结束叫我干嘛,让我多睡会。”李修涯有些奇怪。

  “公子。”云烟也叫了李修涯一声,

  李修涯正疑惑时,这才发现众人都看着自己,面前正是普贤大师。

  “哦,见过大师,在下失礼。”李修涯也觉得自己睡觉有些不合适,连忙告罪。

  普贤笑眯眯的回了个礼,随后道:“贫僧并没有责怪施主的意思,不过施主睡觉就睡觉,偏偏影响了贫僧讲经,所以若是施主不介意,请提前退去吧。”

  “我睡觉怎么会影响...”李修涯惊了一下,低声对着谢伊人问道:“我打鼾了?”

  谢伊人的脸已经红透了,是被羞的。

  “嗯。”

  “而且还很响。”胡岩适时补刀。

  也是,四人在最角落,不响都不能有影响。

  卧槽啊,李修涯觉得自己不要见人了。

  “大师,得罪,得罪,在下这就走,这就走。”

  李修涯一脸抱歉,也不敢把头抬起来,因为除了普贤,其他信徒都是微微有些怒气的。

  普贤倒也大度,虽然讲经被打断,但也没有特意为难李修涯,见李修涯要离开,又转身回到台上。

  “世间功德,无外乎结善缘,行善事,得善果,若是你诚心...”

  四人灰溜溜的离开承恩殿,出门却看见一众怒气冲冲的僧人。

  “诸位大师有何见教?为何拦住我等去路?”李修涯上前问道。

  一个中年僧人走出,双手合十道:“施主若是不信佛,便不要来此佛寺,若是信佛,为何又要冲撞也佛祖?”

  “大师何出此言?”自己的行为虽然不好,但也谈不上冲撞吧?

  中年僧人道:“普贤师傅游历多年才回到承恩寺,施主为何要在讲经坛上睡觉?如此还不算亵渎,不算冲撞吗?”

  原来是替普贤大师出气来的啊?不过这事本就是李修涯理亏,自然也是一阵道歉。

  “在下自觉行为举止有所不适,所以向普贤大师告罪,准备回家重读礼法,休养自身呢,对于此事,在下真是万分抱歉。”

  李修涯低声告罪,中年僧人则是不依不饶。

  “哼,施主如此莽撞,就算读上千百回礼法,也是个无礼之人。”

  这话说得有些重了,至少现在李修涯就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举人老爷。

  李修涯还没说话,谢伊人上前道:“相公他冲撞了大师本是不对,我们也道过歉了,普贤大师都没计较,为何大师你还要如此冷言相待?我家相公好歹也是新科的举人,大师不怕获罪吗?”

  举人老爷?众僧微惊。

  中年僧人脸上有些不自然,低声道:“举人又怎么样?就是皇帝陛下来了,也断然没人如此无礼的行为。”

  李修涯也有些生气,闻言笑道:“大师是觉得,陛下比不过佛祖咯?”

  “陛下虽为天子,却也是人间之王,而佛祖却是无所不能的神明。”

  哟,神权大于王权了啊,这事传到皇帝耳中,你这承恩寺就算是完了啊。

  不过李修涯当不会如此小气,众人也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李修涯只是笑了笑,暗道了一声愚蠢。

  “那请问大师,无所不能的佛祖能否造出一块他自己都举不起来的石头?”

  中年僧人理所当然道:“既然佛祖无所不能,自然...”

  “自然什么?”李修涯眯着眼睛微笑着。

  中年僧人语塞,支吾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佛祖无所不能,那就能创造出这样的石头,但是无所不能,为何佛祖会举不起这块石头?

  “大师,今日的确是我等不对,但是佛门乃是清净之地,僧人也该讲究不嗔不怒,不悲不喜,比之在下,大师难道就不莽撞了吗?”

  “说得好。”身后传来一声笑语,只见普贤大师缓缓走出。

  “见过普贤师傅。”

  “见过大师。”

  众人一齐见礼。

  “施主说得不错,圆慧也冲撞了施主,贫僧替他道歉。”

  李修涯见普贤行礼,连忙道:“大师言重了,您德高望重,在下可当不起大师的礼数。”

  普贤笑道:“佛祖虽是神明,但也是陛下这等人间帝王为其修塑的金身,但有所求,便是佛祖也该听命。”

  原来是这事,看看人家这话说得多漂亮。

  “大师说得极是,在下很是认同。”

  普贤笑了笑,看李修涯的模样,应该是不追究此事了。

  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不过李修涯是举人,是有资格直达天听的,这种话传到别人耳朵里,那就不是一个承恩寺能承受的,说不定天下佛门都要受影响。

  “施主言语机巧,贫僧佩服。”

  李修涯也笑道:“大师心思机巧,在下也很佩服。”

  说完,两人都笑了。

  众人不解,只见两人笑了,便觉得这件事算是过去了。

  “施主问了圆慧一个问题,贫僧也答不出,不若贫僧也问施主一个问题,算是交流,不伤和气。”

  老和尚还挺护犊子的,自己的事不在乎,反而要替下面人出头。

  “那就请大师赐教。”李修涯自然洞悉了普贤的心思。

  普贤笑着问道:“敢问施主,如何计算恒河沙数?”

  数沙子?这算什么问题?

  众人不解,砂砾无数,根本无从计算。

  李修涯微微一愣,心思转动,老和尚这是在跟自己打机锋呢。

  当然不是简单的问李修涯沙子的数量。

  李修涯低着头,做沉思状。

  “相公不必想了,咱们也不知道,走吧。”谢伊人在李修涯耳边轻声说道。

  李修涯对她笑了笑,反而觉得老和尚这是有些过分了。

  我出题是为了解围,你这是单纯的为难我啊。

  如今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在李修涯眼中也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都说人老成妖,这糟老和尚坏得很啊。

  “大师且听,在下的回答只有一个字。”

  “哦,何字?”

  李修涯施施然道:“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