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江山无策 > 第十五章 解决了

第十五章 解决了


玉佩并没有什么特殊,无论是材质还是做工都算不得上上之选,只是应该是被人时常抚摸,上面有了一层厚厚的包浆。

  萧幼凝接过玉佩,疑惑道:“这就行了?”

  李修涯点头道:“萧小姐尽管送去,抚台大人一定会见我的。”

  吴州抚台萧鼎,李修涯没记错的话,他应该算是聂含山的学生。

  这玉佩是聂含山走的时候留下的,信中曾言李修涯若是有不能解决的困难,可以拿着玉佩去找萧鼎寻求帮助。

  只是没想到这玉佩是这样用的。

  在众人狐疑的眼神中,李修涯离开了,说是在家中等抚台大人的召见。

  张寒自然也跟着离开了,只留下云烟和萧幼凝两人在原地发愣。

  云烟提醒道:“李公子如此自信,想必这青鸟玉佩不是凡俗之物,你还是尽快将此物交给伯父吧,不然以伯父急切的性子,说不定此时已经将你许配给了张寒。”

  萧幼凝一惊,对,自己父亲是性格她最了解,做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常常都是顾头不顾尾的,本就属意张寒,若是再头脑一热直接许下婚约,那就完了。

  吴州城乃是吴州重镇,但却不及姑苏繁华,与姑苏距离也就车马半天一个来回。

  萧幼凝乘车回到家中,却发现家中多了许多礼物,心里不由一沉。

  萧鼎坐在当中,见自家女儿回来了,心情大好:“幼凝啊,这一趟姑苏之行可满意了吧?我可是听说了,张寒诗才非凡,就连杨悬之老先生都对他赞不绝口,三首诗我也听过,的确是好,好得很啊...”

  萧鼎看见萧幼凝便开始了涛涛不绝,“听说你还在诗会之后单独与张寒见面,也是,你向来喜好文辞,对于张寒,你可满意?”

  萧幼凝无奈,只好直接掏出青鸟玉佩给萧鼎:“玉佩主人的好友请父亲大人一见。”

  萧鼎见到青鸟玉佩,脸色大变,一把接过拿在手中,仔细看后,确定了的确是聂含山的贴身佩饰。

  “这玉佩你从哪儿来的?”

  见萧鼎表情严肃,萧幼凝自然疑惑惊讶。

  “姑苏城外,李修涯。”

  萧鼎抓紧玉佩就要往外走,还大声喊道:“备马。”

  萧幼凝一愣,拉住萧鼎道:“父亲还未许下婚事承诺吧?”

  萧鼎此时没心情跟萧幼凝纠缠,知道:“还未,幼凝若是着急,等我从姑苏回来就替你张罗。”

  “幼凝不是这个意思。”萧幼凝连忙道。

  却见萧鼎已经出了大门。

  小院内,李修涯与谢伊人在下棋,而张寒则在一旁走来走去的干着急。

  “修涯兄啊,你怎么还有闲情逸致下棋啊,都火烧眉毛了,在下的性命可就在旦夕之间了啊。”

  “拱卒。”李修涯一推棋子,笑道:“你就算再着急也于事无补啊,淡定,喝茶。”

  张寒坐下,一杯茶还没入口,便再次一脸烦躁的站了起来。

  “怎么?信不过我?”

  张寒一脸纠结:“不是信不过修涯兄,但是这个事,这个事他....”

  李修涯轻笑一声,伸手吃下谢伊人的车。

  “将军。”谢伊人也笑了笑,“相公你又输了。”

  李修涯表情一滞,随后丧气道:“伊人的棋力,我怕是再也赶不上了。”

  就这小半天,李修涯就没赢过。

  刚刚吃过午饭,院子门外突然响起几声马鸣,胡岩道:“有人来了。”

  李修涯微微一笑,对谢伊人道:“伊人,进去歇息。”

  谢伊人微微点头进了房间,李修涯打开门,只见十七八个人正在竹林边拴马。

  为首的人是个国字脸,颧骨微高,下巴上贴着浓密的短须,一脸的粗狂与凶悍。

  这就是萧鼎?

  萧鼎是来过这里的,他也知道之前聂含山在这里,只是聂含山喜欢清净,所以平时也没来打扰,不然他早就可以与李修涯碰面的。

  见小院的门开了,一个年轻人站在门前,萧鼎料想就是此人约自己。

  “此青鸟玉佩是你的?”萧鼎走到李修涯面前。

  李修涯躬身拱手,“见过萧大人。”

  “不必多礼了。”

  李修涯让开身子,“大人请进。”

  萧鼎进入院中,看见胡岩微微惊讶了一下。

  胡岩拱手道:“萧大人。”

  “胡岩,你也在?”萧鼎不由得转头看着笑眯眯的李修涯。

  “大人请坐。”李修涯招呼萧鼎坐下。

  萧鼎开门见山的问道:“足下与聂师是什么关系?为何会有他的青鸟玉佩?”

  李修涯笑道:“在下名叫李修涯,与聂大人算是忘年之交吧,他把小院借我居住,还送我玉佩,言若有困难,可向大人求助。”

  “嗯。”萧鼎点点头,将玉佩还给李修涯,“说吧,你有什么事需要老夫办的,在吴州,老夫不能办的事还不多。”

  李修涯笑道:“简单,简单。”

  转头,李修涯却不见张寒。

  “张兄,张兄...”

  李修涯喊了两声,张寒才从客厅的门后走了出来。

  “见过抚台大人。”

  “你是?”萧鼎觉得张寒听眼熟的。

  张寒尴尬一笑,“张寒,家父张勋。”

  萧鼎恍然大悟:“原来是贤侄啊,昨晚半夜就听说了贤侄的大名,果然少年非凡啊,怎么贤侄与李贤侄也是朋友?”

  “同窗,同窗。”张寒的脸如同苦瓜一样。

  李修涯笑道:“还是请张兄自己来说吧。”

  “说什么?”

  张寒看了李修涯一眼,只好将事情的原委一一告诉萧鼎。

  萧鼎听了,居然也不生气,反而看着李修涯。

  怪不得能与聂师结交,如此年纪就有这般诗才,真是难得。

  李修涯也抱歉道:“此事自然也不能怪张兄,都是我自作主张,喝酒上头了才想出了这些昏招,若是抚台大人要怪罪,就请责怪在下吧。“

  李修涯起身告罪,张寒也赶紧躬身。

  萧鼎道:“今天大早上,你父亲张勋便带了好几车的礼物来拜访老夫,老夫自然也知道他的意思,实话说,老夫差点与你父亲许下婚约。”

  李修涯和张寒大惊,这么快的吗?

  “现在想想,幸好老夫当时犹豫了,不然以小女幼凝的个性,必然会坚决拒绝,到时候谁都不好看。若是没有聂师信物,光凭这件事,老夫就可以治你们的罪,革去你们的功名。”

  对了,李修涯和张寒都还是秀才呢。

  李修涯是运气,而张寒则是势力,反正都有秀才功名在呢。

  “还请大人开恩。”说着,李修涯深深一揖。

  萧鼎连忙将他扶住,笑道:“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既然有聂师的信物,老夫我又岂能不给面子?此事作罢,张贤侄的事老夫不会管了,不过后续该如何做,你们自己商量。”

  李修涯明白,张寒才子的名声也是个麻烦。

  现在李修涯无比的后悔,当初真是发了昏,干了这般愚蠢的事。

  “此事我自有计较,请大人放心。”

  萧鼎点点头,“那好,那我先走了,你若有空,多来吴州城坐坐。”

  “一定一定。”

  萧鼎来的快,去得快,十几匹马飞驰离开。

  “修涯兄,这事就算了结了?”张寒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他觉得李修涯简直高深极了,居然认识吴州抚台萧鼎,而且萧鼎还对他那么和善,还有那个聂师究竟是何人?

  “结束?”李修涯笑道:“没那么容易,我记得你老家是凤城的吧?你现在即刻回家,将此事原委告诉你父亲,然后让你父亲带你回老家窝几个月,这个乡试,你就算了吧。”

  张寒明白李修涯的意思,也匆匆告辞了。

  所有人都走了,李修涯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谢伊人从房内走出,给坐在凳子上的李修涯轻轻的按摩。

  “以后我再也不卖弄了,特别还是帮别人卖弄,我觉得自己蠢极了。”

  谢伊人柔声道:“相公常说自己是个废人,这几首诗词伊人听了也是极为震惊的,这是废人能写出的东西吗?伊人就知道,相公在骗伊人。”

  李修涯苦笑,也不知道如何解释,现在这一地鸡毛的,也真是自作自受。

  “以后啊,我再有诗词,便说与伊人一人听吧,也省得惹麻烦。”

  另一边,萧鼎回到家中,告诉幼凝暂时不会再替她张罗婚事,萧幼凝清冷的眸子也不免露出笑意。

  “你与李修涯可有交集?”

  萧幼凝不明白父亲的意思,只道:“李公子与张寒是好友,也是在诗会上认识的,此人潇洒自然,加上几首绝世好诗,幼凝自然也是有心结交的。”

  萧鼎笑道:“那就去吧。”

  萧幼凝自然不是喜欢李修涯,而是认同李修涯的才华,真心交友罢了,不过看萧鼎的模样,萧幼凝不禁心里一咯噔,同时更加好奇李修涯的身份起来。

  另一边,张寒回到家中跟自己父亲说明了事情原委,张勋先是揍了张寒一顿,让自己空欢喜一场。

  虽然平日儿子的德行他就知道,但是心中也曾有过幻想,还以为是开了窍,没想到是开了挂。

  张勋先是生气愤怒,最后就是后怕,然后听张寒说了李修涯和萧鼎相识甚欢,还提到了聂师二字,张勋自然清楚这两个字的意思,立马就让张寒回凤城老家去了。

  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兜兜转转,除了麻烦,还是麻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