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江山无策 > 第十四章 麻烦

第十四章 麻烦


第二日,李修涯又是宿醉睁眼,头还疼得厉害。

  坐起身来,却发现身边多了一人,定睛一看,正是谢伊人。

  “相公,你醒了。”

  谢伊人早就醒了,不过却是一直盯着李修涯,等着李修涯自己醒过来。

  “伊人啊,昨晚我们...?”

  李修涯有些惊讶,难道我昨晚喝醉了回来趁着酒劲把事儿给办了?

  两人虽然以夫妻相称,但却一直是分房睡的。

  昨晚云烟送李修涯回来,天色那么晚,谢伊人也不能再让云烟离开,只好让云烟住自己的屋子。

  而谢伊人自己则与李修涯同住一间房和衣而卧,本来谢伊人也是有些不自在的,但是云烟昨晚语出惊人,谢伊人竟然没由来的几分危机感,心想还要做出姿态来,好让这个女人死了这条心。

  谢伊人见李修涯手足无措的样子,微微一笑:“昨晚相公喝得烂醉,我们什么也没做。”

  “那你这是?”李修涯是想问为何两人同睡一张床。

  谢伊人问道:“相公忘了吗?”

  “忘什么了?”

  谢伊人悠悠道:“昨晚诗会必然极其热闹吧?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相公可从来没跟伊人念过诗呢。”

  李修涯脸色微变,他记起来了,在城墙边,好像见过云烟,不过后面的事他记不清楚了。

  “难道伊人见过云烟姑娘了?”

  谢伊人眼神微变,“原来她叫云烟,果真是一位极为美丽的女子,相公说自己是个俗人,爱好美丽的皮囊,如今看来,却是不错呢。”

  李修涯笑了笑,伸手刮了刮谢伊人的鼻子:“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伊人这是在吃醋?”

  谢伊人脸色微红,哼道:“你就出去一日,便带个不清不楚的女子回来,你将伊人置于何地了?”

  李修涯笑道:“我若不是心里放不下伊人,昨晚也不必趁黑赶回来,直接留宿如意楼便可。”

  “相公还想留宿?”谢伊人起身拉着李修涯的胳膊,一张俏脸微微动怒。

  “误会,我没想过啊。”

  安抚了半天天,谢伊人的小性子才过去。

  这才不情不愿的起来帮李修涯洗漱。

  “听云烟姑娘说,她想做你的小妾。”

  李修涯正洗脸呢,听了谢伊人的话,捂在脸上的毛巾都掉了。

  “你说啥?”李修涯懵了。

  谢伊人轻笑道:“她就在客房,你相公可以自己去问她。”

  洗漱完毕,李修涯敲开了客房的门。

  “云烟姑娘,你还在吗?”

  “李公子稍待。”门内出来云烟的声音,然后便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李修涯坐在院子里,不一会,云烟打开房门。

  “李公子早安。”云烟嫣然一笑。

  不过李修涯可没心情欣赏,苦笑道:“昨晚多谢云烟姑娘了,李修涯酒后失态,让云烟姑娘见笑了。”

  李修涯这是在为昨晚的事情道歉。

  云烟也知道,只是笑道:“公子不必介怀,云烟还不至于这般小气。”

  “那就多谢云烟姑娘大度,改日一定登门道谢。”

  云烟道:“云烟暂住如意楼,公子是要来如意楼找云烟吗?”

  “额...”李修涯呐呐不语,这是谢伊人也洗漱完毕出来。

  李修涯眼前一亮,说道:“我家伊人还盼望我考个举人回来,乡试在即,我在要在家温书,赔罪之事若是云烟姑娘不介意,那便乡试之后,我携伊人一起前去拜访。”

  云烟看了一眼谢伊人,见谢伊人眼角含笑,也不在意,只道:“那云烟到时候就恭候李公子的大驾光临了。”

  在李修涯这里歇息了一晚,如意楼的情况还不知道呢,萧幼凝也不知有没有宴请张寒,还有诗会。

  云烟有些心急,告辞道:“云烟还有事,便回姑苏了,他日公子金榜题名,云烟必来祝贺。”

  “这么急,不吃早饭吗?”李修涯一愣。

  “多谢公子美意,云烟先走一步。”转身就往门外走。

  “胡岩,送姑娘一程。”

  胡岩点点头,跟在云烟背后去了。

  “走远了。”谢伊人在李修涯耳边轻声说道。

  李修涯呵呵一笑,开始喝起粥来。

  昨晚第三首又引起什么轰动,李修涯完全不想知道,云烟前脚刚走不一会,张寒就来了。

  张寒在家丁的带领下找到了李修涯。

  “修涯兄,救命啊。”张寒一脸的着急。

  李修涯打开院门,放张寒进来。

  张寒还要叫苦,忽然看见院子里谢伊人不紧不慢的收拾着碗筷,身子也滞在原地。

  李修涯还要问张寒为什么这么着急,却看见张寒一脸幽怨的瞥过眼神看着李修涯。

  “我说修涯兄为何偏偏要丢下我们先离开,原来是家中有如此美丽的妻妾,真是...羡煞旁人啊。”

  李修涯笑道:“这是自然,我家伊人不比那萧幼凝差吧?”

  李修涯得意炫耀,并随手清理了一下桌子。

  张寒语塞,李修涯见张寒郁闷的模样,哈哈一笑:“张兄大早上的来找我,可是有什么急事?”

  张寒反应过来,脸一下就拉了下来。

  “修涯兄要救我啊。”

  李修涯愣了,“这话从何说起?”

  张寒扭捏道:“还不是因为修涯兄的三首诗,昨晚诗会结束萧小姐请我赴宴了。”

  谢伊人摆下茶壶,轻施一礼进入房中,李修涯给两人倒上茶,笑道:“这是好事啊,说明你就快抱得美人归了,你该感谢我啊。”

  张寒苦笑道:“萧小姐当场与我谈论诗词歌赋,我却是半天一句也回答不出...”

  “然后呢?”

  “然后我就将真相,和盘托出了。”

  李修涯一惊,将口中刚刚饮下的茶水喷了张寒一脸。

  “你,你是不是傻?白白浪费我给你创造的大好机会,这下萧小姐你肯定是没希望了。”

  李修涯无奈摇头,这张寒如此轻易就破功了,真是枉费他的一片苦心。

  张寒毫不在意脸上的茶水,接着道:“这还不是最遭的。”

  “哦,你还干了什么?”李修涯居然好奇了起来,张寒究竟能把事情办成什么样子?

  “昨日你三首诗已经传开了,这些个学子们不说,那几位老先生可都是姑苏诗坛的大家,我这才名一下就显露了出去。”

  李修涯乐了,“这不是好事吗?你这也算光宗耀祖扬眉吐气啊。”

  “可那都不是我的啊,更关键的是,我父亲听说萧小姐单独邀我赴宴,早上已经去拜访抚台大人了。”

  张寒父亲去干嘛?当然是联络联络感情,准备求亲啊。

  萧幼凝知道张寒的底细,必然不会同意的,若是事情败露,那张寒的名声可就臭了啊,连带着自己估计也有替人捉刀的污名,严重点这次乡试就不用想了。

  若是萧幼凝一人知道,李修涯和张寒都有自信对方不会随意泄露,改日陪个罪,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张寒也能享受享受这才子的名声,但若是抚台大人也知道了,连带着张寒父亲估计日子都不会好过。

  怪不得要叫救命呢。

  李修涯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起身道:“你能找到萧小姐吗?我们去见她。”

  张寒喜道:“能能,我们走。”

  李修涯回头对谢伊人道:“伊人,我有事先走了。”

  谢伊人还未搭话,李修涯便被张寒拉出了门外。

  另一边,云烟回到如意楼,萧幼凝却在闺房里等候多时了。

  “昨晚匆匆离开,是有何事?为何彻夜未归?”云烟一晚上没回来,萧幼凝自然担心。

  云烟道:“昨晚李公子喝醉了,我送他回家。”

  “奇了,如意楼何时多了这个生意?居然让女子送客人回去,还留宿一晚,莫不是春心动了?”

  云烟大方承认:“李公子虽未承认,但云烟知道,昨晚的诗就是他做的,云烟自然刮目相看...”

  萧幼凝却道:“他没有承认,但是张寒承认了。昨晚邀他赴宴,他已经将事情与我说了,三首诗皆是李修涯替他捉刀,想为他博一博我的好感。”

  云烟笑道:“这位张公子倒是坦然。”

  萧幼凝淡淡道:“不过接下来他就会有麻烦了,他父亲今早上已经去找我父亲了,许是听说了我单独与张寒会面,以为我已经做出了选择。”

  云烟何其聪明,瞬间就明白了事情的关键。

  “那你是什么意思?”

  萧幼凝轻轻一笑:“我想,这位李公子马上就会来找我,且看他怎么说。”

  不一会,李修涯和张寒就来了如意楼。

  萧幼凝和云烟是闺蜜,虽然如意楼算是风尘之所,但也没几人敢说萧幼凝的闲话。

  萧幼凝知道修涯两人的目的,双方面对面坐了下来。

  云烟沏好茶,摆上糕点在李修涯身边侍候,看得张寒一阵迷糊。

  “那么李公子,你想要幼凝如何做?先说好,若是家父中意张公子,幼凝定然将事实告知,以绝家父之念。”

  萧幼凝先将自己的底线抛出来,给修涯留尽了余地。

  李修涯抿了一口茶,漫声笑道:“萧小姐的意思我明白,张兄马上会有偌大的名声,他孟兴元自然不能跟张兄争,抚台大人自然也更加偏好张兄,但是张兄的底细姑娘是知道的,姑娘要的,最好是暂绝了抚台大人为姑娘寻觅夫婿的心思对吗?”

  萧幼凝点点头:“李公子可有良策,幼凝保证,张公子之事绝不向外人吐露半句。”

  李修涯从怀中掏出一块青色飞鸟玉佩,“请将此物交给令尊抚台大人,就说这是李修涯好友信物,请他一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