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江山无策 > 第十一章 作弊

第十一章 作弊


在场交了一百多首诗,自然不能一首一首的念完。

  几个前辈老者会先行挑选一番,选出一些质量不错的公布于众,随后点出三甲。

  这是要花时间的。

  张寒趁这段时间也将李修涯说给他的诗写了出来。

  可惜时间已到,张寒的诗也就没有交上去。

  不过张寒也不在意三甲的名头,不过是想出出风头,压他孟兴元一头,这还是有办法的。

  萧幼凝与云烟二女虽然就在张寒对面坐着,但刚刚李修涯带给两人的印象并不好,居然没发现张寒什么时候已经写好了诗。

  “张公子爷写好了诗,为何没有拿上去评定?”云烟虽看不清写的什么,但是一张白纸上格式工整的写上了几行字,张寒又端坐在一旁,想必是已经写好了。

  张寒不知如何回答,李修涯微微笑道:“张兄才高八斗,自然不能与众学子整什么高低,三甲非是张兄所愿,如孟兄说的写诗冶情,张兄写诗,是在表达自己的情感,小弟真是佩服佩服啊。”

  张寒脸色微红,明明是自己无从下笔,居然被李修涯说得还挺高大上的。

  张寒毕竟还是要脸的。

  李修涯有些鄙夷,张寒同学的自我修养还是不怎么够啊。

  云烟闻言轻笑,张寒又几斤几两她是听说过的,想必是诗写得极差,不敢交上去怕丢人。

  “张公子才名,云烟也是听过的,虽然张公子不愿意与众学子争锋,那给云烟一人看看应该无妨吧?”

  云烟还是想确定一下,毕竟这张寒可是萧幼凝夫婿的候选人之一啊,若连个诗都写得极烂,那就首先把他排除掉。

  张寒看了李修涯一眼,李修涯笑了笑,起身将张寒的诗送到云烟手中。

  “云烟姑娘请随意,这首诗我看是极好的,就是张兄心性高洁,若是我,少不得要炫耀几分。”

  自己炫耀的效果肯定不如别人的夸耀,云烟身份特殊,备受瞩目,若是她都开口赞赏,张寒还怕出不了风头吗?

  “修涯兄,没问题吗?”张寒有些惴惴不安。

  李修涯轻声道:“张兄,诗是你写的,有没有问题,你应该胸有成竹才是啊。”

  云烟打开纸张,只间上面工整的写着一首七言诗: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字写得也就一般,待看清内容,云烟震惊了。

  抬起头,张寒有些犹豫期待,而身旁的李修涯嘴角含笑。

  云烟随后苦笑一声,“张公子大才,这首诗的确是极好的。”

  云烟也算是饱读诗书的,诗中所写的意思她又岂会不知呢?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没看出来,这张寒还有几分怀古伤今的情怀在,主题虽然写得偏了,不过倒也点上‘夕阳’二字,挑不出什么差错。

  云烟不免多看了张寒几分,心中想的却是这传言还是不可尽信,就凭这首诗,这张寒应是极有才华的。

  台上的诗作也已经评选完毕,最后留下十首优秀的念给大家听。

  “诸位安静。”台上以老者起身叫道,小厮随即敲响竹竿,众人安静下来。

  “诗作已经评选完毕,我等已经选出十首佳作,请诸位共同评鉴,也好列出三甲。”

  “请先生赐教。”众学子拱手施礼。

  老者也微微拱手,随后接过第一首诗,念道:

  暝色收平远,归云敛复明。

  空山无鸟雀,不见暮林情。

  这是平昌县刘胜刘公子的作品。”

  李修涯眉目一挑,这是听起来也算不错啊。

  众学子自然也觉得如此,刘胜更是激动,毕竟自己的诗被第一个念了出来。

  身旁的人纷纷向刘胜道喜,这首诗就算不是三甲,也能为刘胜博得一些名声。

  刘胜偷偷看了一眼云烟和萧幼凝,却见萧幼凝还是一副清冷的模样,而云烟的眼睛却一直盯在桌子上,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不由得有些失落。

  几人又对刘胜的诗一番点评,随后才念出了下一首。

  能在一百多首诗中脱颖而出也不简单,这些诗或多或少都有亮点,写得也是极好的。

  一连念了九首诗,让李修涯奇怪的是孟兴元的诗居然没有第一个念出来,难道是想留在最后,给总人一个好印象?

  “最后一首诗是吴州孟兴元一首七绝的,诸位且听:

  晚风吹雨落花生,一带青山送远心。

  无数归鸦飞又止,人家只在柳边阴。”

  怎么说呢,李修涯觉得还好。

  但是其他人觉得OK。

  孟兴元的诗遣词造句都不算高明,但是格律工整,意象丰富,写得也是极好的。

  孟兴元有些得意,写不出什么绝美的景色,那就从诗的本身下功夫,看来效果不错。

  这么看来孟兴元的确是有几分诗才的。

  萧幼凝微微动了动眉目,云烟却没有丝毫变化,仍然在看张寒的诗。

  眼看三甲就在评定当中,张寒看了看李修涯,眼中尽是询问。

  李修涯笑了笑,轻轻压了压手,示意张寒别着急。

  不一会,三甲评选完毕,意外的是孟兴元只得了第二,第一是刘胜。

  李修涯笑了笑,这个孟兴元还是懂得避嫌的嘛。

  不过三甲既然评选完毕,李修涯也该出场。

  “咳咳。”李修涯起身咳嗽两胜,“诸位诸位,这三甲之诗虽然是极好的,不过我们张兄刚刚福至心灵也写了一首诗,虽然不足以与三甲相提并论,不过还是想与诸位鉴赏鉴赏,大家放心,第一轮已经结束,就算我们张兄的诗乃是千古名句,也不会去争这个三甲的名头的。”

  李修涯这番话嘲讽效果简直点满了,当下就有无数目光看了过来。

  当然,都是冲着张寒的,毕竟张寒的身份高贵,大家只当李修涯是张寒的狗腿子罢了。

  张寒面色如常,桌子下的手却在微微颤抖,指节有些发白。

  孟兴元是知道张寒水平的,眼神之中尽是不屑,什么福至心灵,刚刚孟兴元注意了,张寒一个字都没写,现在跳出来,不过是想出出风头罢了。

  至于张寒能写出什么诗来,只怕也是狗屁不通。

  “张兄既然有大作,虽然过了时间,但也可以交流交流嘛。”

  表面上孟兴元倒是大方得很。

  李修涯拉了张寒一下,眼神示意道:哥们上啊,装逼的机会来了。

  张寒起身,直接往台上走去。

  李修涯一拍额头,卧槽,诗你忘带啊兄弟。

  孟兴元见张寒两手空空,不由笑道:“不是说张兄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诗吗,怎么没拿过来?”

  张寒反应过来,脸色一白,看向李修涯。

  云烟此时起身道:“张公子的诗在我这里。”

  众人听得一阵好听的声音,惊讶的看向云烟。

  就连萧幼凝也不免有些意外。

  云烟起身将张寒的诗送到手中,随后施了一礼,回到座位。

  李修涯心情大好,齐活了啊,这效果绝对杠杠的。

  至于诗作的问题,李修涯倒是自信,毕竟这可是诗豪的作品,要求默写并背诵全文的。

  众人对云烟的出场本就意外,这下连带着对张寒的诗也有了几分兴趣。

  张寒此时紧张得很,天知道,他可是镇军将军的儿子,什么场面没见过?在这里居然露了怯。

  张寒磕磕巴巴的将诗作念出,咬字虽然不够清晰,但还能听得明白。

  李修涯无奈,这家伙,给机会不中用啊。

  一诗念完,众人一脸错愕,其中孟兴元最是惊讶,这张寒真的会写诗,而且听起来好像还不错。

  在场自然是有识货的人,台上几名前辈听后,连忙接过张寒手中的诗,围在一起细细评读。

  张寒摸了摸头,回到李修涯身边。

  李修涯瞥了他一眼,低声骂道:“没用的东西。”

  张寒一脸尴尬,自然也知道自己的表现并不算好。

  几名老者看过之后,微微摇起了头。

  “诸位,江山代有人才出啊,今日第一首头甲,当属张寒张公子无疑。”

  众人都是秀才功名,将要考乡试的人,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不是单纯的写黄昏夕阳的景色,其中的胸怀感叹已将这首诗拔高了不少,众人的诗自然相形见绌。

  特别是后两句,几乎是千古绝句的水平,就算众人再不甘,也只能自叹弗如啊。

  孟兴元错愕之后,便是深深的震惊和忌惮,这个张寒,是个威胁啊。

  萧幼凝自然也更加注意张寒,见张寒与李修涯窃窃私语,却没有上前搭话。

  能写出这样的诗句,今日之后,张寒的才子之名恐怕要响彻姑苏了,不过他能维持多久,李修涯就管不着了。

  张寒自然心里不安,如此行径虽是能博些名声,但到底不真实。

  李修涯低声道:“我知道你的担心,不过现在先把孟兴元压下去,狠狠地扬眉吐气一把,然后再把萧幼凝娶到家中,你觉得这样算不算圆满?”

  张寒眼前一亮,对啊,我这是为了啥?还不是为了压孟兴元一头,至于之后的事,再说呗,先把孟兴元的脸打肿再说。

  “后面两首诗...”张寒嘿嘿笑道。

  李修涯做了个手势:“包在我身上,保证你拿下冠军。”

  “冠军?”

  “我是说头甲。”

  张寒满意一笑,心安理得的做起弊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