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江山无策 > 第五章 分析朝局

第五章 分析朝局


不仅仅是为了乡试,李修涯也挺想多多了解这个世界,这几日倒也真的在认真读书。

  不过更多的是在读一些奇闻异志以及史书经典,不得不说,这还挺有意思的。

  对于乡试,李修涯依然没什么信心。

  “伊人,找找看有没有科举的范文。”

  这几日两人的感情倒也有些进展,言语之间亲近了很多。

  谢伊人微微点头,在书架上翻找起来。

  李修涯也是刚刚才明悟,乡试也是考试嘛。

  作为华夏人,题可以不会做,但是考试拿高分还是有办法的。

  怎么样在不会做题的情况下还把分数给拿了,这是一门学问。

  应用到乡试之中,应该也有效果。

  聂老头这里的确藏了几篇会试的范文,都是当年比较有名气的文章。

  “格式,遣词造句,哎哟,得花时间研究啊,我最怕麻烦了。”

  李修涯抱着范文,脸色变换不停。

  谢伊人看了,只当是自家相公又犯病了,上前轻轻按上李修涯的额头,慢慢的揉动。

  “相公不必苦恼,就算乡试不中,其实也并无大碍。”

  李修涯笑道:“乡试不算什么大问题,不过我得花上大量的时间来研究这几篇文章,还得看看书充实一下自己。我苦恼的是,这些都太枯燥了,我静不下心来。”

  谢伊人道:“相公如今怎么又信心十足了?”

  谢伊人觉得挺奇怪的。

  李修涯神秘一笑,伸手拍了拍谢伊人的手,谢伊人转身坐在李修涯的面前。

  “因为我掌握着考试的秘诀啊。”

  凭自己的墨水,考啥李修涯都考不上,不过有几篇范文在,运气好一点抽到合适的题目,李修涯能把文章写出花来。

  姑苏自古繁华,是大燕最热闹的城市之一。

  “公子爷,姑苏城果然人杰地灵,一点也不必燕都差啊。”

  大街上,两人一前一后漫步走着。

  都是二十出头的模样,黑衫的年轻人配了一柄剑悬在腰间,稍微落后青衫男子半步。

  青衫男子生得极美,唇若涂脂,目若朗星,发鬓处垂下一缕青丝,更填了几分绝色魅力。

  若是女子生得这般相貌,怕是要颠倒众生了。

  青衫男子一摇折扇,笑道:“姑苏乃是大燕最富庶的几个城市之一,有此景象也是理所应当的,帝都虽好,但是天子脚下,未必比得上姑苏自在。”

  “公子爷说得是。”

  两人且行且看,不知不觉竟是来到城外李修涯所在的院子。

  “你确定是这里吗?”

  黑衫男子答道:“确定,聂大人被贬之后就一直住在这里,这里是聂大人亡妻的老家,不会错的。”

  青衫男子微微一笑,准备上前敲门。

  走近门前,却听到里面传来一男一女的声音,身形不由得停了下来。

  “照你这么说,如今大燕成年的皇子就只剩三个了?”

  谢伊人点点头:“不错,前太子李兆三年前死于意外,如今有能力角逐太子之位的就只有四皇子李康,五皇子李旦以及九皇子李闲。”

  李修涯笑道:“三子夺嫡,算不得多么复杂,我曾听过更加复杂的九子夺嫡的场面,那剧情可是养活了一大群编剧。”

  谢伊人闻言,知道自家相公又在说胡话了,娇嗔道:“正经点,伊人在跟你说正事呢。”

  “嗯,”李修涯正襟危坐,“你继续。”

  谢伊人道:“大燕设内阁,枢密院总领政事,下辖三司六部,文臣武将泾渭分明,而朝中的势力也是错综复杂。”

  “能有多复杂?”

  “四皇子为最年长,也最受陛下宠爱,内阁次辅杨宣、枢密院前军校尉何京生、太尉陈焕以及礼部兵部都是明确表示支持四皇子的。

  而五皇子的实力也不差,手下牢牢握住六部剩下的四部,首辅张维更是五皇子的老师,两人的势力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李修涯听了,微微疑惑,“照你这么说,四皇子五皇子几乎将整个朝廷的势力都瓜分干净了,九皇子又凭什么与他们两个争锋呢?”

  谢伊人道:“就凭九皇子的母亲。”

  李修涯来了兴趣,兴奋道:“你别说,让我猜猜,九皇子的母亲是军方某位大佬女儿,九皇子自然就得到了军方的大力支持,对也不对?”

  “虽不知道相公所言大佬何意,但九皇子的势力来自军方倒也没错,相公果然聪慧。”

  李修涯笑道:“你这三司六部都没了,九皇子唯一能剩下的,除了军方,我是真的想不到还有啥。”

  谢伊人:“九皇子李闲是镇军大将军定北侯韩图的外孙,韩将军在大燕军方极有声望,韩家也是世代侯门,威势不小。但奴方才也说了,文成武将泾渭分明,军方若无特殊情况,一般是不会参知政事的,也就是说此次聂大人接掌枢密院,他也就再也不能入阁了。”

  李修涯又疑惑了,聂老头怎么看都是个文人啊,怎么去接掌武事?

  “你说这大燕的陛下是怎么想的?三个皇子斗得正嗨呢,他把聂老头叫回去接掌枢密院的同时还总辖三司六部,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四皇子的势力也好,五皇子的势力也好,如今聂老头才是名义上的上司。

  陛下把这趟水搅浑了,是想让谁浑水摸鱼呢?”

  谢伊人微微皱眉,她虽是偶尔听起家里人提起过,但这种事她也了解不深。

  “不管怎么说,太子之位必将是三位皇子中的一个。”

  “那伊人觉得是四皇子呢,还是五皇子呢?”

  谢伊人疑惑问道:“为何不能是九皇子?”

  李修涯笑道:“三位皇子夺太子位,这剧本我也看过,九皇子若是聪明,此时正该低调,隔岸观火,让四皇子和五皇子去争,他自然有渔翁之利可得。”

  “相公怎会如此笃定?”

  李修涯漫声道:“这还不简单吗?三人为争太子之位相互之间明争暗斗,但三人成势,互为犄角,实则僵持不下,是为胶着。九皇子的势力不在朝堂,本就是弱势,任凭他怎么拉拢,这些官员也不会怎么理睬他,何不趁这时候退上一步,示敌以弱,那四皇子五皇子定然会对九皇子放松警惕,同时,两人之间的争斗会更加的剧烈,互相攻讦之下,实力必然受损,到时候朝中职位必有出缺,九皇子只需要暗中扶持自己的亲信上位,实力便可徐徐增强,胜算必然会大一些。此驱虎吞狼之计也。”

  谢伊人微微思索了一下,觉得李修涯说得也有几分道理。

  “但相公又怎么会知道九皇子可以成功将自己的亲信扶上位,而不是四皇子和五皇子的亲信呢?”

  李修涯伸了伸腰,坐了半天有些疲惫了,站起身来,长呼一口气。

  “因为陛下想要平衡,君王之道便是制衡之道,陛下不会放任四皇子或者五皇子其中任何一人坐大,必会选择不属于两方阵营的人,九皇子只需要在关键时刻推上一把手,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扶持自己的亲信了。”

  李修涯侃侃而谈,倒是让谢伊人眼前一亮。

  考个乡试都要准备特殊方法,没想到聊起国事却又有如此的见地。

  聂大人说李修涯有大才,谢伊人开始信了。

  “但是相公,还有个问题。”

  李修涯愣道:“说说看。”

  “据传言,陛下的身体不好,恐怕时日无多了,召聂大人回去,不过有托孤之意,相公为九皇子预想的路虽然有一定的可行性,但若是陛下突然归天,根据祖制,四皇子会直接登基为帝。”

  老皇帝身体不好?

  李修涯反而笑了,伸手拍了怕谢伊人的头,笑道:“也就是你才相信这种话,若是陛下真的身体不好,那他早就立下太子了,毕竟关系国本,早点立太子,也早点绝了某些人的心思,朝局也能早点安定下来。至于托孤聂老头更是无稽之谈,若是聂老头真的被托孤,他的职位不该是枢密院指挥使,而应该是内阁中的某个位置才对。”

  谢伊人震惊道:“相公的意思是,陛下根本就没有身体不好,这只是假象,可是陛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李修涯耸耸肩:“这些云端之上的人物,心都脏,有什么阴谋算计,我又怎么知道?毕竟,我只是个秀才啊。”

  李修涯哈哈大笑,谢伊人求知欲爆棚,拉着李修涯的胳膊就开始晃。

  “相公,你就告诉伊人吧,伊人想知道。”

  李修涯见谢伊人噘嘴说着甜腻腻的话,心情不由得舒畅无比。

  “好了好了,要我说也不是不行,我们来一盘,你得让我车马炮。”

  李修涯提出条件,谢伊人嫣然一笑,点头应允。

  “不许耍赖啊。”李修涯有了获胜的希望,便解释道:“陛下之所以如此,大概率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该选谁,人在犹豫之时便有非常之举,帝王心机岂是常人能够揣度的?或许是想试试三位皇子的孝心也说不定。”

  “孝心?”

  李修涯道:“就拿刚刚说的九皇子为例,若是他明面上退出夺嫡之争,随后常伴陛下左右,早晚关心,难道还怕得不到陛下的圣心吗?有陛下的圣心在,就算陛下真的病危,临死之前有一子常伴在身侧,难免会有恻隐之心,说不定遗诏直接册封也不是不可能。”

  谢伊人点点头:“相公说得在理,怪不得聂大人说相公虽然玩世不恭,但是眼光独到,非常人能及,九皇子若在这里,真该请相公去做幕僚才是。”

  李修涯早已经摆下棋盘,笑道:“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我们先来一盘,说好了让我车马炮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