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江山无策 > 第四章 感情升温

第四章 感情升温


聂含山归还燕都,自然是朝野震动。

  虽然此时聂含山还在半路,但燕都之中很多人都开始有动作。

  或是不安,或是兴奋,有人隔岸观火,有人蠢蠢欲动。

  前太子虽然已死,这太子之位便一直悬而未决,聂含山虽因此被贬为庶民,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会再度起复,只是不知道陛下居然如此看中他。

  “本就是太傅,若是太子登基,聂含山应是理所当然的进入内阁,但太子死了,聂含山的位置就比较尴尬了。如今起复,陛下擢升聂含山为枢密院指挥使,节制天下兵马,我们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富丽堂皇的大厅内,几个身穿朝服的人正在宴饮,应该是刚刚下朝,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为首的一身朱紫,分明是二品尚书。

  “谢尚书此言差矣,聂含山官至枢密院指挥使,但也再没有机会入阁了,这对我们来说应该算是一件好事才对。”

  谢志才饮下一杯,轻声道:“诸位莫要忘了现在燕都的局势,聂含山如此分量 ,三位皇子能视而不见吗?而且听说陛下更是有意让聂含山兼任吏部尚书,总领三司,统辖六部,这样的权利威势,入阁对于他来说也并无重要的。”

  “陛下当真有此意?”众人震惊无比。

  谢志才悠悠道:“陛下的身体越来越差,这是有意托孤聂含山,我等虽一再阻扰其归还燕都,但是陛下终究还是下了这道谕旨,等他回来,燕都格局必然发生变化。”

  “谢大人可有应对之策?”

  谢志才轻笑道:“如今三位皇子争夺帝位,陛下也一直对太子之位犹豫不定,燕都乱流涌动,他聂含山确能在当中明哲保身吗?我看,不见得吧。”

  晃了晃酒杯,谢志才眼神阴冷。

  不管聂含山回燕都会有怎样的遭遇,这些都太远,和李修涯八竿子打不着

  “将军。”

  谢伊人轻轻推了一下红色的‘车’,将李修涯最后的老将生路封死。

  李修涯挠挠头,一脸的烦躁。

  没想到谢伊人如此聪慧,才跟李修涯学了半个时辰,李修涯就已经下不过她了。

  这也证明了李修涯的棋是真的下得臭。

  “相公,要再来吗?”

  谢伊人此时正在兴头上,这象棋虽然比围棋简单一些,但是无论是趣味性还是其中深意都不逊围棋。

  偏偏这发明者与规则的制定者棋力一塌糊涂。

  李修涯摇摇头,道:“咱们不下象棋了,下五子棋。”

  李修涯又花了一刻钟的时间教会谢伊人五子棋,这算是李修涯的强项,谢伊人即便聪慧,但是短时间内还是下不过李修涯的。

  “四连子,两头堵,我赢了。”李修涯得意的哈哈大笑。

  谢伊人见李修涯开心,轻笑道:“相公果然厉害,如此高深的棋力,奴真是佩服佩服。”

  李修涯装作什么都听不出来的样子:“你也别奴啊奴的自称了,我听不习惯。”

  “那奴该如何自称?”

  “我如何称,你就如何便可。”

  谢伊人愣道:“在大燕,女子是不能轻易以‘我’自称的。”

  还有这说法?这不得被拳师打死?

  李修涯无奈道:“所谓在家从父,出家从夫,夫死从子,如今你既然称我为相公,是否就该听我的话?”

  “自然。”

  “那便是了。”

  谢伊人笑了笑,“那就听相公的。”

  笑容如同三月春华,灿烂无双,李修涯竟一时看得痴了。

  “别的不说,就你这容貌体态,说是天仙下凡都有人信。”

  谢伊人闻言,脸色羞红。

  李修涯觉得自己就是个俗人,谢伊人这般容貌,要说不动心肯定是假的,但是心里还是有道坎过不去。

  一来大家还不是很熟,感情这东西还是需要培养的。

  二来李修涯还是觉得谢伊人的身份有些尴尬,明明是聂含山的小妾,莫名其妙跟了自己,简直荒唐。

  “你会下围棋吗?要不你教教我吧?”李修涯见气氛有些奇怪,开口打破尴尬。

  谢伊人微微惊讶:“相公不会下围棋?”

  李修涯摇头道:“我是不会的,不过聂老头会,若是你能让我赢了他,那便是极好的。”

  谢伊人闻言一笑:“聂大人棋艺无双,乃是大燕有名的国手,别说是我了,整个东元西荒都没几个人能在棋艺上胜过聂大人,相公这想法有些天真的了。”

  李修涯一惊,聂老头这么厉害?

  那我这辈子在下棋这方面岂不是没机会赢他了。

  李修涯有些泄气,突然又想到自己可能很难再见到聂老头了,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

  “聂大人让相公参加今年的乡试,相公可有准备?”

  李修涯茫然的摇摇头,乡试什么的,李修涯是一点都不了解。

  “你们的科举也太难了,而且你们的经典跟我以前学的还不一样,四书五经我虽然没怎么学过,但是也听了些,但你们这儿,我是两眼一抹黑,全都不知道,若是从头学,那还差个十年八年的,聂老头这是故意为难我啊。”

  李修涯苦恼的抓了抓头。

  谢伊人见李修涯又在说胡话,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心中更是有几分怒气。

  聂含山与谢伊人的亲事本就是一件荒唐事,聂含山干脆就更荒唐一点让李修涯娶了谢伊人,谢伊人显然也很认命,聂含山也好,李修涯也好,只要离开原来的家,对于谢伊人来说并无区别。

  但谢伊人心中仍是希望自己的相公会是一位文武双全之人,聂含山很符合,但是年纪太大了,李修涯年纪合适,但是也太不着调了。

  想到这里,谢伊人心中凄苦,双眼一红,竟是有眼泪流下。

  李修涯见谢伊人哭了,更是莫名其妙。

  “不是,你咋哭了?”

  丈二的和尚,李修涯一点头脑也摸不到。

  谢伊人嘤嘤哭泣,梨花带雨的模样简直我见犹怜。

  李修涯心也被谢伊人狠狠的抽了一下,连忙上前安慰道:“好了好了,哭什么?我知道聂老头是过分了点,跟着我的确是委屈了点,就你这样的仙女似的人物,早晚也能飞上枝头,若是有一日遇见心动之人,告诉我一声,我自放你离开便是。”

  谢伊人这下哭得更凶了,她虽有些许城府,但终究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子。

  “相公以为奴是何等下贱之人吗,一女岂能侍二夫?相公不喜欢奴,奴无话可说,可相公也不用如此作践于奴,奴生得命苦,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谢伊人性情刚烈,眼看了柱子就撞了上去。

  李修涯大惊失色,连忙拉住谢伊人。

  “好好的怎么就要寻死觅活的?我哪里又作践你了?”李修涯自然莫名其妙。

  “相公要将我送与他人,这还不是作践?”

  李修涯愣了愣,随后苦笑道:“聂老头要把你送给我你都没意见,我放你追求心爱之人,这就是作践了?你这双标得也太厉害了吧?”

  谢伊人轻轻摸了摸眼泪,低声道:“都是作践。”

  李修涯扶着谢伊人的肩膀坐下,连胜安慰道:“好好好,都是作践。”

  谢伊人低着头,脸上微红,双眼还有些肿了。

  李修涯蹲下,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帮谢伊人擦拭去泪珠。

  “你生得这般美丽,若是在我老家,少不得人说一句我是癞蛤蟆吃到天鹅肉了,我于你自然是自惭形秽,是我配不上你,你倒好,先去寻死觅活的,搞得我还有些措手不及。”

  谢伊人心头一颤,柔柔道:“奴虽想过要嫁一位文武无双的大英雄,但既然跟了相公,奴便会一心一意的侍候相公,奴只希望相公好生待奴。”

  李修涯道:“那就别哭了,这么模样可不怎么招人欢喜。”

  谢伊人果然停止啜泣,默默的享受李修涯的轻抚。

  李修涯的动作很轻,谢伊人这时觉得自家相公也许并无大才,但是这般温柔,自己还有何要求?

  “好了,你我不过相识几天而已,你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你,我爱的是你的皮囊,你却受制于枷锁,不过总而言之,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我们试试如何?”

  “奴自然听相公的,相公要如何,奴就如何。”

  这话听起来,真让李修涯食指大动。

  “那我去书房读书,聂老头要我考乡试,我也去努努力吧。你呢就去补补妆,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看得舒服了,想必书也能多读进去几分。”

  谢伊人轻声一笑,微微点头。

  “好。”

  李修涯独自进入书房,这里之前是聂含山在用,其中藏书颇多,种类也很全备。

  李修涯上前随意拿了一本放在桌子上随意翻看。

  “唉,就我这高考二本的水平,难道还真能中个状元回来?”

  李修涯对自己没啥信心,有些百无聊赖。

  正无聊呢,书房的门被推开了,谢伊人端着东西进来。

  “读了许久,相公许是累了,奴给相公煮了甜汤。”

  李修涯抬头,两人四目相对,李修涯承认,他又被谢伊人迷住了。

  谢伊人见李修涯发呆的模样,脸色微红,将甜汤放下。

  “喝完甜汤在读吧。”

  “好,喝完再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