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秀才家的小娘子(重生) > 第45章 身世

第45章 身世


院子很大, 五步一景十步一观,宛如置身在园林之中。

林清玉无心驻足欣赏,埋头寻找出路,等她意识到累的时候, 连回去的路也找不到了。

大夫过去例行问诊, 众人这才发现林清玉不见了。

许慎慌乱了片刻, 连忙让人去找,外面有人守着, 她相信林清玉一定没有出去。

只是不知道人是何时出去的……

林清玉比大夫预想中晚了好几日才醒,许慎安排的下人一时松懈, 故出现了她醒来的这一幕……身边连个问话的人都没有。

“许大人, 夜里睡得香吗?”

大夫皮笑肉不笑,对着许慎奚落道, “这人要是出了什么事, 可赖不到我头上, 您可别拿着刀威胁我, 留着自己抹脖子吧。不是我多话, 这要是她媳妇儿亲自照看着, 人皱皱眉头就该心疼的来找我了, 你们倒好, 满屋子人蒙头睡大觉, 连人丢了都没发现……”

许慎绷着脸,声音低沉,“小书生一定还在府里。”

说着,她脚步匆匆,也跟着出去找林清玉了。

林清玉在一处荷花池旁歇脚,昏昏欲睡之际看到许慎, 心里猛然一紧,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不安的站了起来。

该不会是小娘子为了给她治病,把她推给许慎了吧?

想起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林清玉便觉得很有可能。

她不自觉后退了两步,望着小跑过来的许慎,犹如看到了洪水猛兽,眼中尽是防备抗拒。

许慎看到她没事,喜不自胜,“小书生,你可算是醒了,害你的人已经被我抓了起来,你想看的话我随时可以带你去。”

林清玉记得那天的事,当时天黑了,她没有看清那人的长相,只记得那人身上有种很奇怪的异香,香味浓郁能够致使昏迷。

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许大人,你知道我娘子在哪儿吗?”

“兰卿啊,她不在这里。”

许慎神色略显不自在,“小书生我查过了,你们的婚事并未登记在官府里,不作数 ,她不是你娘子。”

律法中有规定,婚事若要官府承认,还需要缴纳一笔不低的婚税,一方有功名在身可以免除税务。

林母只盼着林清玉考上,便省了这笔钱,就一直拖着没交税。

林清玉并不知情,闻言愣了下,却也不觉得官府的一纸凭证算什么。

“她是我娘子这是不争的事实,我考完便带着她回林家村登记婚契,多谢许大人提醒。”

林清玉拱手道谢,很是客气。

许慎正想说什么,却听到身后脚步声,原是大夫也找过来了。

他听到了林清玉的话,嗤笑道:“算你还有点儿良心。”

林清玉没想到大夫也在这里,愣了下,笑了起来,“皆因娘子待我好。”

想到小娘子,林清玉眉眼不自觉温柔下来,她心中甚暖,也迫切想要见到兰卿……

大夫身后还跟着林秀,她肚子已经显怀了。

林秀向来沉默寡言,见着终于病情好转的林清玉,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捂着嘴巴笑,眼角湿润,也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

林清玉来到林秀面前,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认真打量了好一会儿,“孩子都这么大了?”

林秀点头,抚摸着肚子,可怖的脸上表情温柔祥和,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她心里蓦然一紧,“秀姐,我昏迷了多久?”

林清玉记得自己去赵府教书时,林秀的肚子还很平坦,什么都看不出来。

“一个月零十天了……”

期间高烧不退,一直迷迷糊糊,现在提起来,林秀还有些后怕。

“那就是说离乡试已经没几天了?”林清玉自语了一句,暗自庆幸自己没有错过。

她关怀了两句林秀的身体,还没有见到兰卿,“秀姐,我娘子呢?”

林秀顿时面露难色,看向许慎,支支吾吾道:“我不知道……”

林清玉顿时明白她是碍于许慎不敢说,拉着林秀往一边的树荫里走,“秀姐,我们去别处说。”

“愚蠢,你娘子在家里,你岳父岳母也来了,好了就赶紧回家吧 。 ”

大夫在身后喊道,无视许慎拔刀威胁的凶狠。

他腰杆挺的很直,全然不复前几日被许慎欺负的怂样儿。

许慎也确实不能对他怎么样,气恼的对他竖了一个中指。

一语惊醒梦中人,喜色爬上了眉梢,林清玉连忙谢过大夫,对着许慎弯腰鞠了一躬,“许大人,我先回家了,大人恩情,在下没齿难忘,改日必定携娘子登门道谢。”

连出去的路都不知道,她却急着转身离开。

许慎连忙伸手去拦她,“小书生,我有话要跟你说,听完之后你还是想要离开的话,我绝不拦你。”

林清玉停下了脚步,望着她,等她开口。

她瞧着林清玉眼中的防备,笑道:“急也不急这一时,难不成你打算穿成这样出门?总要先回房换身衣服吧。 ”

林清玉在院里走了许久,早就忘了自己一身里衣,经她这么一提醒,羞赧不已,耳尖泛红,又给在场几人深深鞠了一躬,“失礼了。”

“我一时没有找到衣物……”

她正说着,却听耳边笑声戛然而止,许慎脸上笑容僵硬,侧身避开了她的行礼,神色看起来很是不自在。

“小书生,是我考虑不周,忘记让人准备了,我这便带你去换衣服。”

许慎又比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林清玉跟她走。

林清玉犹豫了下,“那便有劳了。”

大夫轻咳了声,转身朝另一个相反的方向边走边高声道:“许大人,既然人没事我便出府了。”

许慎冷哼了声,权当做没听见。她身后像是长了双眼睛,叫出了想要跟大夫一起离开的林秀,“林秀,你不准走。”

林秀停下了脚步,眼中却不怎么情愿。

大夫没好气道:“死脑筋,人都醒了,还用你通风报信?”

“……”

许慎不想林秀离开,却也不想她听自己与林清玉说话,找了个借口便把她支走了。

林清玉一肚子的疑惑,林秀都跟着她来许慎这里了,为什么小娘子没有来?

她怀疑许慎欺负小娘子了……

林清玉眼中突然露出怀疑谴责,许慎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尽心解释道:“等下我要跟你说的话是秘密,不能让外人知道。”

“哦。”

林清玉收回目光,冷淡应了声。许慎位高权重,看样子又救了她一命,她也不好计较,转移话题道:“不知许大人要说什么?”

闻言,许慎加快了步伐,引着她抄小路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卧室。

林清玉大致扫了眼,还是没有见到可以穿的衣物,“许大人……”

余光却见许慎神色严肃,跪在了地上。

林清玉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想要上前扶人,又无从下手,“许大人,你……你,这是干什么啊?赶紧起来……”

“臣奉陛下之命接您回京,”许慎拱手道,眉目肃敛,声音沉着冷静,“您并非林家人,乃是当今圣上的嫡长女,殿下身份尊贵,兰卿身为罪臣之女,身份悬殊相隔天堑……”

前世里,当今圣上共育有六子,四子二女,她可从未听说过圣上在民间还有私生子……

林清玉根本不相信许慎的话,好心提醒她道:“许大人,搞错了,我是林家村土生土长的人,我爹林水生,我娘柳云娘,祖祖辈辈都是平民百姓。”

“没有搞错,陛下见过你,误以为你是男子,才打消了心中猜疑,没有派人去查。”

至于怎么误会的,陛下也没有告诉许慎。

几乎在瞬间,林清玉就想到了来余阳城的路上,遇见的那位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的年轻妇人。

当时的熟悉,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林清玉的心咯噔一下,竟生出了几分逃避念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