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每次穿越都在大理寺牢房 > 第62章 师父,缘分

第62章 师父,缘分


“你可真聪明。”谢长缨笑着说。

黎洛眨了眨眼睛, 仰着头捧着谢长缨的脸,仔细的盯着他看,说:“缨缨, 你没事罢?我怎么看你今天有点不对劲儿啊?”

一般黎洛调侃谢长缨的时候,谢长缨都是满脸无奈却又甚是宠溺的模样。而今天……

谢长缨居然夸黎洛聪明,黎洛觉得这太不正常了,总感觉谢长缨正酝酿着什么大阴谋。

谢长缨微笑, 道:“我那里不对劲儿?”

“嗯……”黎洛沉吟一阵, 他现在还说不好,只是觉得谢长缨这幅模样像个狼外婆。

“过来,坐。”谢长缨将黎洛带到里面, 让他坐下来。

黎洛方坐下, 便看到自己眼前的桌上多了一样东西,谢长缨拿出来的,好像是变戏法一样。

是个小竹筒,看起来像是装水用的。不过竹筒挺小的, 估摸着装不了多少水, 倒是挺精致的。

谢长缨将竹筒放在他的面前,说:“特意给你带来的,快喝了罢。”

他说着就将竹筒打开,黎洛顿时捂住口鼻,立刻站了起来就要退开三步远,闷声闷气的说:“你怎么把这个也带来了,我不喝你拿走!”

谢长缨居然特意带来了太医给黎洛准备的药, 当然了还是那种大补的药,每次黎洛喝完了都感觉浑身发热的厉害,都不敢再多看谢长缨一眼, 生怕自己会突然耍流氓!

黎洛满脸都是嫌弃,说:“我不喝不喝,我才不喝。”

“嘘——”

谢长缨抬手,食指轻轻抵在自己的唇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说:“太大声的话,外面的宫人们会听到。”

黎洛不敢喊了,但是用眼睛狠狠的瞪着谢长缨。

谢长缨拿着竹筒走过来,温声说:“乖,喝了好不好?喝了之后,你若是不舒服,我可以帮你解决。”

黎洛腾的一下就闹了个大红脸,谢长缨帮他解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

黎洛咳嗽一声,说:“我……我跟你说,美人计已经对我没用了,你每次都来这一套。”

“是吗?”谢长缨微笑的看着他,说:“但你还没喝药,脸都红了,我觉得这一套还是有用的。”

黎洛脸颊上一片烧烫,心想着自己也太没出息了!

黎洛干脆一咬牙,忽然朝着谢长缨就扑了过去,然后抱住他狠狠在他嘴唇上咬了一下。

谢长缨接住他,忍不住低笑了一声。

黎洛冲过来的时候气势十足,不过有点外强中干,很快就被吻得双膝发软,差点出溜到地上去。

谢长缨搂住他的腰,扶着他坐了下来,温声说:“乖,一会儿药就该凉了,先喝了药好不好?你看我辛辛苦苦带来的。”

黎洛昏头昏脑的,就顺势喝了谢长缨喂过来的药,苦的他呲牙咧嘴,这才发现自己又一次中了谢长缨的美人计。

“喝口水就不苦了。”谢长缨给他递来水杯,说:“我让寒敬亭看过药方了,让他改了几味药,寒敬亭说应该不会太苦的。”

黎洛只顾着灌水,都来不及和谢长缨说话。这药苦还是其次,最主要是太臭了,喝进嘴里嗓子眼都在痉挛,不由自主就很想吐。

谢长缨看他喝了一杯又一杯水的,生怕他撑着,说:“没事罢,好了好了,别喝了,应该不苦了罢?”

黎洛缓了一下,擦了擦嘴巴。

谢长缨又道:“今天,我就在这里休息,不回去了。”

黎洛有点高兴,说:“不回去行吗?会不会不太好啊,毕竟这里已经是会盟大营了。”

“没关系。”谢长缨说:“明日一早我偷偷回去。我已经与厉无争他们说过了,晚上不见任何人,不会被发现。”

黎洛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着厉无争也是挺惨的。

谢长缨道:“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如今黎洛中了毒,谢长缨本就不放心他。黎洛还住在薛国人的营帐里,黎洛人生地不熟,旁边还有个摄政王宋凭栏时时刻刻窥伺着黎洛,谢长缨哪里能放心的了。

谢长缨过来陪他,黎洛当然挺高兴的,忽然嘿嘿一笑,搓了搓手双,一脸兴奋的说:“那一会儿宫人送热水来,我们一起洗罢!”

这里是薛国国君的营帐,当然不会有人给谢长缨准备洗漱的浴桶,所以热水送来也只有一桶,不过浴桶足够大,别说是两个人,三个人都足够一起洗。

正说话间,就有宫人在外面说话,黎洛差点以为是送热水来的宫人。

黎洛叫谢长缨藏起来,然后出去查看,宫人的确是来送东西的,不过并非送热水。

宫人擎着华丽的厚毯子,道:“陛下,摄政王派人送来的毯子,说是此地天气寒冷,生怕陛下您会感觉不适,所以特意送来了一方毯子。”

原来是宋凭栏叫人送来的毯子,刚才宋凭栏没能抓住机会,被黎洛给送客了,估摸着这会儿觉得不甘心,所以特意找了个借口,想要到黎洛面前刷一刷存在感。

黎洛看了一眼毯子,心想着好巧啊,今天谢长缨留宿,虽然皇帝的营帐里什么都不缺,但是多了一个人也不能说出去,实在是不方便的,正好缺被子枕头这样的东西。枕头不要也就不要了,被子若是少了,再把家养的皮卡丘冻着怎么办?

黎洛笑眯眯的直接接过了毯子,说:“直接给朕罢,没事你们可以出去了。”

“是陛下。”

宫人离开,立刻退出了营帐去。

营帐外面还有宋凭栏派来的人在等着,见宫人出来立刻上前询问黎洛有没有收下毯子。

黎洛的确把毯子给愉快的收下了,一点犹豫也没有,但是多余的话一句也没说,更是一句没有提到宋凭栏。

侍从送过毯子便回了宋凭栏那里去,将事情禀报给了宋凭栏。

宋凭栏站在营帐之内,负手而立,一时间没有说话。

侍从等了一会儿,没明白王爷是什么意思,但是也不敢发问。

宋凭栏忽然说:“谢国的皇帝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侍从连忙回道:“启禀王爷,谢国那边很安静,似乎是车马劳顿,都已经歇息下了,没有任何异动。”

“盯紧。”宋凭栏惜字如金的说。

“是!王爷!”侍从道。

宋凭栏摆了摆手,没再说话,示意侍从可以从帐内离开了。

侍从恭恭敬敬的退出去,不过才退出去又走了回来,跪下来道:“王爷,外面……小公主说想要见您……”

小公主?那自然是薛洛的那个妹妹了,曾经和宋凭栏两情相悦的小公主。只可惜,现在小公主已然成了郑国二皇子的夫人。此次小公主便是跟着二皇子一起来到会盟地的,应该住在郑国那边的营帐内。不过她本是薛国人,所以过来走动走动也没什么不对劲的。

宋凭栏皱了皱眉头,道:“说我已经休息了。”

“是王爷。”侍从不敢违逆,立刻答应下来。

如今小公主已经嫁给了郑国二皇子,此时时辰已晚,若是和宋凭栏单独相见,恐怕会被别人风言风语。

宋凭栏这个人向来薄情,可不是会因为儿女私情影响自己仕途之人,绝不可能半夜相见小公主,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侍从从帐内退出来,果然看到小公主还在旁边等着。

小公主双手交握在胸前,似乎有些个紧张的样子,道:“王爷……可让我进去了?”

侍从有些为难,道:“公主,时辰晚了,王爷已然休息了,公主还是请回罢,有什么事情来日方长啊。”

公主一听,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了,她似乎也是个聪明人,一下子便明白了过来,宋凭栏是什么意思。

公主有点失落,勉强笑着点点头,说:“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

“属下为公主导路。”侍从道。

公主没有立刻离开,也没有立刻说话,她似乎有点出神,隔了一会儿才点点头,说:“走罢,我也累了。”

侍从连忙引导着公主往郑国那边的营帐走过去,等他们走出几步远的距离,慢慢消失在黑暗之中时,忽然有人从不远处的营帐后转了出来。

是薛彦。

薛彦正巧路过这边,他要负责此次会盟薛国营地的安全,所以才巡逻回来,正要回营帐休息,便正巧看到妹妹来找宋凭栏的光景。

薛彦立刻躲在了不远处的大帐后面,屏住呼吸,生怕别人发现了自己。

此时薛彦有些个纠结,他真是为了妹妹不值得。宋凭栏为了他自己的前途,根本谁也不在乎。而小公主显然还没有放弃宋凭栏,对他可以说是一往情深。

薛彦眯了眯眼睛,拳头都攥紧了。

他很想现在去找宋凭栏的晦气,不过此时大家身在会盟营地,那么多国家的使臣和国君都在,若是真的发生什么冲突,还是让别人看了热闹,不划算。

薛彦忍了半天,终于叹了口气,转身便要离开。

“啊,不好意思……”

薛彦一回身,立刻“咚”的一下子撞到了人。那人手里拎着东西,被薛彦撞得一个踉跄,手里的东西稀里哗啦掉了满地。

薛彦方才过于专注,根本没发现有人路过,知道自己闯了祸,连忙弯下腰来捡东西。

“皇子不必如此,下官自己来捡就可。”那人声音温和,也蹲下来收拾东西,道:“是下官冲撞了殿下。”

薛彦觉得这人声音着实好听,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是医官?”

“下官正是。”

那人提着的小箱子是个医药箱,这会儿满地都是药瓶和小药包,乱七八糟的,好在小瓷瓶都没有摔碎,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里是薛国的营地,必然不可能有他国之人,这医官定然也是薛国的医官。

只是这医官看着着实眼生,薛彦想到了自己大哥中毒的事情,没忍住就多问了一句,说:“我不曾见过你。”

那医官不卑不亢,道:“殿下有所不知,汪大人年事已高,已然告老还乡了。下官是汪大人的弟子,被举荐而来,如今也才做了两个月的医官而已。”

“原来如此。”薛彦点点头,原来是个新来的医官,怪不得眼生,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他们的话正说到这里,突然就听到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大吼,声音闷闷的,却又传得很远,也不知道是谁遇到了什么事情。

这一声吼简直传遍了整个会盟大营,黎洛和谢长缨在营帐之内都听到了。

沐浴的热水已经准备好了,黎洛正搓着手准备来一场鸳鸯浴,哪里想到,忽然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吼声,吓了他一跳。

“怎么了?”黎洛道:“谁喊的这么大声?”

谢长缨皱了皱眉头,说:“不知道,离得有些距离。要不我去看一看。”

黎洛赶紧抓住他的手,说:“这里是薛国的营帐,你还是别乱走了,要看也是我去看的比较好。”

黎洛只好将衣服穿重新穿戴好了,然后端着架子走出去,问:“发生了什么?”

宫人连忙跪下来禀报,道:“陛下,好像是郑国那边出了事情,声音是从郑国的营帐那边传来的。”

“郑国那边?”黎洛惊讶了,郑国的营帐虽然在薛国的旁边,但是隔得也有些个距离,吼声这都能传过来,看来的确是出事了,就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踏踏踏——”

正说话间,有人走了过来,是摄政王宋凭栏。

宋凭栏对黎洛行了个礼,道:“陛下,郑国二皇子似乎出了事儿。”

刚才那一声大吼,好像是郑国二皇子的吼声,具体还不得而知。反正宋凭栏第一时间去打听了,郑国那边有些混乱,听说吼声是从二皇子营帐中传出来的,不只是他们薛国人听到了吼声,就连黎国,谢国那边也都听到了。

距离郑国营帐最远的,便是赵国的营帐了,那边倒是挺安静,估摸着还没第一时间发现有大事发生。

宋凭栏道:“这会儿黎国的人已经过去了,很快谢国和赵国也会过去查看情况。大薛和郑国乃是姻亲关系,陛下理应前去探看一番。”

黎洛虽然喜欢多管闲事,也喜欢奇奇怪怪的事情,不过这会儿他还在金屋藏娇呢,屋里藏着一个大美人谢长缨,是一点也不想去郑国营帐走一圈的。

不过没有办法,黎洛也不能说自己屋里还有人,只好道:“那就去看看罢。”

郑国的二皇子营帐内,突然传出了大吼的声音,听起来极为凄厉,简直便是歇斯底里。

很快的,其他国家都派了人到郑国这边来查看情况以示关心,黎洛也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

“皇兄!”

黎洛刚一过来,就听到一声女子的呼唤。他顺势抬眼一看,有人身材纤弱的年轻姑娘冲着他走了过来。

不用问,黎洛立刻就猜出了这姑娘的身份,必然就是薛国的小公主了,传说中自己的头号情敌,宋凭栏以前喜欢的女子。

刚才小公主和二皇子想要来见黎洛,不过黎洛用借口回避了,只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过于狗血,见了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那多尴尬啊。

没想到回避了一次,这下一次这么快就又遇见了。

小公主走过来,焦急的说:“皇兄你来了!我我夫君……二皇子他……他……”

小公主有些慌张,双眼红彤彤的,看起来很是着急。

黎洛一瞧,这郑国的二皇子莫不是个短命鬼,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

就在小公主哽噎的时候,有人插话进来。

黎洛听到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立刻惊喜的转头去看,果然就看到谢长缨身着一席大谢君主的华袍,正朝着这边走过来。

黎洛差点对着谢长缨流口水,今日谢长缨穿的不是白色,也不是黄色,而是黑色的华袍,上面绣文极其复杂,衬托得他宽肩窄臀,小腰尤其的细,好像不盈一握。

当然了,什么不盈一握,这绝对都是错觉,黎洛可是知道的,谢长缨浑身到下都是肌肉,硬邦邦的。

谢长缨刚才躲在黎洛的营帐内,听到他们走了,而且要去郑国营帐那边,所以特意急匆匆回了自己的营帐,假意刚刚听说有事发生,也要去郑国的营帐那边看看。

于是乎,谢长缨便来和黎洛巧遇了。

黎国的使臣也来了,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听小公主哽噎的说:“二皇子突然就不见了!”

小公主说罢了,撩开了帐帘子,请他们进去看看情况。

这大黑天的,原本大家都是车马劳顿,准备早早休息,明日还有会盟大事。可是就在大家准备安寝的时候,二皇子营帐内忽然传来了吼声,小公主等人立刻前去查看情况。

小公主来到营帐门口,叫了半天里面也没有回应,便带着人掀开帐帘子直接冲了进去。

“我一来就看到……营帐内成了这样!”

大家跟着小公主进了二皇子的营帐,进去之后都是倒抽一口冷气。

若只是单单二皇子不见了,小公主倒也不至于双眼通红吓得不可言语,大家进入营帐后才知道小公主为何如此害怕。

营帐内一片狼藉,满地都是鲜血痕迹,瞬间刺激的众人一个激灵。

不只是如此,就在反倒的茶桌旁边,竟然还有一条断臂……

那条断臂孤零零的掉在地上,五指努力的扎开着,似乎想要抓住眼前的什么东西,每一根指节都在用力。

小公主带着他们进来,再次看到营帐内的情况,当下没有忍住,差点就要吐出来,赶忙回身跑出了营帐。

“这……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慌了,黎国的使臣第一个说:“这莫不是二皇子的手臂?!”

营帐内传来凄惨的大吼声,只是当第一个人冲进来的时候,屋里只有鲜血和断臂,并没有二皇子的踪迹。

二皇子失踪了,但是以屋里这个血迹量来说,二皇子怕是绝没有活命的可能性,怪不得小公主会被吓成这个样子。

黎国的使臣又说:“有人竟丧心病狂的斩断了二皇子的手臂?所以方才大家听到的吼声,便是二皇子的痛呼声?”

这推理合情合理,然而如此问题就来了,他们听到大喊声后,虽然没有立刻冲进来,但是小公主带人就在营帐门外,并未看到有任何人进出,那被斩断手臂的二皇子如何不翼而飞的?

还有凶手……

凶手也不见了。

会盟还没开始,各个国家的使臣才聚集在会盟大营之内,居然就出现了这样血腥的事情,众人都是皱眉不语。

黎洛抬起脚来,往里走了两步。

“小心。”谢长缨忍不住提醒他。

地上到处都是“残垣断戟”,不只是鲜血,还有很多碎渣,看起来又是恶心又是恐怖,黎洛却丝毫也不介意,缓慢的一点点往前走去。

大家都看着薛国国君的背影,一时闹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

但是谢长缨知道,黎洛肯定又发现了什么别人毫无察觉的地方。

黎洛走过去,在断手的跟前蹲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揪着自己的衣摆,以免被地上的血迹给污染了。

黎洛挑了挑眉,说:“吼声是不是二皇子喊得,我不得而知。但是吼声绝不是这断手主人喊的。”

众人都被他说懵了,黎洛倒也没有卖关子,说:“以这个断手的切口来看,手臂应该是死后才被砍下来的,并不是生前活着的时候被砍下来的。所以说……一个死人,怎么可能喊的这么大声呢?”

大家都是更懵了,断臂居然是死后被人砍下来的,那这就奇怪了,是谁在二皇子营帐内大吼的?又为什么大吼呢?二皇子去了哪里?手臂是不是二皇子的?

黎洛站起身来,环视着四周,说:“手臂是死后才被砍下来的,出血量不会这么大,也就是说,这些血迹不是砍下手臂时造成的。就不知道血迹是故意伪装的,还是营帐内又发生了什么其他事情。”

“现在的当务之急。”宋凭栏开口了,说:“还是让人仔细的去寻找二皇子的下落,尽快将二皇子找到。”

的确,不管怎么说,二皇子都消失了,还是在守卫森严的会盟营地里,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黎洛还在观察营帐内的血迹,忽然就听到营帐外面,有人惊讶的大喊了一声:“二……二皇子?!”

大家立刻回头去看,纷纷看向营帐外面的方向。

黑夜之中,有人踉踉跄跄的走过来了,身边跟着两个宫女提着灯笼。那踉跄之人显然喝多了,正一手搂着一个宫女,哈哈大笑着说:“美人,继续喝啊,喝啊……”

“二皇子,您不要这样。”

宫女有些欲拒还迎的推拒着,不过也不见用力气,喝醉之人笑的着实肆意,搂过一个宫女,就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众人看到那醉酒之人,全都是满脸震惊,可不就是他们正要派人寻找的郑国二皇子吗?

二皇子营帐内鲜血淋淋的,他们都担心不已,觉得二皇子恐怕是遭了什么不测。

可是现在,二皇子却好端端的回来了,而且还喝多了,看起来喝的肆意畅快。

二皇子搂着宫女走过来,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儿,呵斥道:“大胆!你们围着孤的营帐做什么,要造反啊?”

郑国的官员连忙迎上来,道:“二皇子您……您没事啊?”

二皇子道:“屁话!你是盼着孤出什么事儿啊,孤就是去喝了个酒而已,能有什么事情?”

二皇子说话直大舌头,走过来发现了更多的人,不只是他们郑国的人,还有薛国谢国黎国的人,统统聚集在这里。

二皇子纳闷了,说:“这大半夜的,怎么都聚在孤这里,孤这里难不成还有……嗬!!!”

二皇子想要进入自己的营帐,只是刚走到营帐门口,便一眼看到了里面的光景,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啊!啊啊啊啊!!!”

他身边的两个宫女也都吓坏了,尖叫着大喊了起来:“血!血!”

何止有血,还有断臂。

二皇子吓得差点酒意都醒了,说:“是谁将孤的营帐弄成这样的?!到底怎么回事!”

二皇子问他们是怎么回事,大家其实也很想问二皇子是怎么回事。

二皇子不敢置信,说:“怎么这么多血?到底怎么搞的?这条断臂是谁的?孤只是去找赵国太子喝个酒而已,怎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众人这么一听,才知道是这么个回事。

郑国二皇子本来是带着夫人去找黎洛的,想要和黎洛凑凑近乎。不过黎洛没见他们,二皇子便叫小公主自己回去,然后他就往赵国的营地去了,想要和赵国再套套近乎。

其实黎国、赵国和郑国这次来会盟,纯粹是为了捡瓜落。郑国并不太强大,所以二皇子总是喜欢各种套近乎,扩充自己的人脉。

这次赵国来参加会盟的使臣,是他们的太子殿下。赵太子听说郑国二皇子来了,还带来了美酒和美人,当下很是欢心,便叫人进来了,大家一起畅饮起来。

他们喝的很是愉快,一直喝到了眼下的时辰。因着赵国的营帐距离郑国有些个远,所以刚才那一声从二皇子营帐内传出的大吼,根本没能传到赵国营地去。

而赵国人虽然得到了一些消息,可他们太子正在宴客,说了不让别人打搅,也就没有贸然去禀报。

如此一来,二皇子全不知道“自己失踪”的事情,喝的满意了,被宫女搀扶着,这才从赵国那边回来了。

“莫不是……”二皇子酒醒的差不多了,道:“莫不是有人想要整治我?当真太可恶了!”

二皇子非常气愤,道:“愣着干什么!快给孤收拾一个新的营帐,这帐子里乱七八糟的,怎么住人?”

“是是,小臣这就去。”侍从连忙道。

大半夜的,众人全都被惊动了,不过也没有久留,很快的就被送客回了各自的营地去。

二皇子毫发未伤,郑国人都是松了口气。他们营地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说出去也是丢人的事,毕竟有人在他们营地来去自如,说明他们的守卫不过硬。

二皇子大发雷霆,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个人,所以急匆匆将其他国家的人都送走了。

黎洛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几个郑国的宫人,满脸都是为难的模样。他们手里提着一个布袋,里面装了东西,不过从外面看不出来,大约一个棍子状的。

几个宫人面色惨白,道:“这……这要扔到什么地方去?”

“我……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二皇子说要处理掉就好。”另一个宫人道。

黎洛一瞧,立刻走了过去,说:“你们在处理什么东西?”

几个宫人虽然不认识黎洛,但是看黎洛的穿着就知道他是国君,连忙跪下来请安。

那几个宫人手里提着布袋,里面居然是那条断掉的手臂。

二皇子屋里出现了断臂,不知道是谁的,二皇子觉得晦气的厉害,所以让人直接丢掉。

宫人们得到这么一个棘手的任务,都不知道应该丢在哪里,想着干脆找个偏僻的地方,挖个土坑埋了算了。

谢长缨见黎洛在这边停留,也跟着走了过来,就见黎洛两眼放光的盯着那个布袋,仿佛布袋里装的是什么山珍海味,他都要流口水了。

果然就听黎洛说:“不如把这个给我罢,我来帮你们处理掉。”

“这……”宫人们傻眼了。

薛国的皇帝要一条断臂做什么用?

但是对方可是薛国的皇帝啊,他们不过几个宫人,也不敢违逆,生怕被砍了脑袋,只得将布袋交给了黎洛。

谢长缨在旁边看的一阵头疼,有点想要出言阻止,不过又觉得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以大谢皇帝的身份出言阻止,好像不太妥当。

宋凭栏跟在黎洛身边,也是眼皮一跳,低声道:“陛下您这是……”

“哎呀还挺沉的。”黎洛拎着那个布袋,布袋不只是挺沉的,而且还挺长的,黎洛感觉自己拎着都要拖地。

他干脆笑眯眯的转身,将布袋递到了宋凭栏的面前,说:“摄政王,麻烦你帮朕拿一下,摄政王个子高,不怕拖地。”

宋凭栏:“……”

布袋里可是一条断掉的胳膊,宋凭栏一点也不想帮黎洛拿着。不过这会儿宋凭栏还在想着如何讨好黎洛,所以……

宋凭栏脸色变了变,终于硬着头皮笑了笑,说:“好……”

“真是麻烦摄政王了,带回去先储藏好。”黎洛说。

宋凭栏又干笑了一声,说:“好……”

谢长缨知道,黎洛一定是老毛病犯了。今天晚上的事情,的确有些匪夷所思,所以黎洛一定又被引起了好奇心,想要一探究竟,这才会将断臂给要过来带走,以方便后续的调查。

谢长缨摇了摇头,没有走过去,带着谢国的人转身往谢国的营地而去,看起来是要回去休息了。

只是谢长缨才回了他的营帐,便换了一身白色的衣衫,然后撩开帐帘子,急匆匆又要出门。

“陛下!”

营帐外面居然有人,是厉无争。

厉无争满脸的恨铁不成钢,说:“我一猜陛下您就是要逃跑!”

谢长缨很淡然,道:“帮朕守着,朕一早就回来。”

厉无争道:“现在距离天亮也没有多久了,陛下何苦这般来来回回的折腾呢?”

谢长缨淡淡的说:“没多长时辰了,你还浪费朕的时间?”

厉无争:“……”

谢长缨要去再找黎洛,没时间与厉无争多说,急匆匆还是走了。

他到了黎洛营帐外面的时候,本来想要直接进去。不过动作却一顿,黎洛的营帐里竟然有声音,还有人在黎洛屋里。

谢长缨脸色有点黑,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宋凭栏那块狗皮膏药,不过仔细一听,他居然猜错了。

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那陌生的声音很温柔,说话不徐不缓的,莫名叫人听了心情舒畅。

那人道:“陛下,下官是奉命前来为陛下诊脉的。”

“原来是薛彦叫你来的啊?”黎洛的声音说。

谢长缨太熟悉黎洛了,虽然他没有看到黎洛此时此刻的表情,但是光听声音,他就能听出来,黎洛这会儿心情不错。

至于黎洛为什么心情不错,谢长缨也不需要猜,肯定是因着此时和黎洛说话的那名医官……

长得不错。

没错,谢长缨想着想着,脸色都青了,黎洛每次见到长相好看的人,说话都是笑眯眯的。

原来在黎洛营帐内的人是一名医官,就是之前薛彦碰到的那个。薛彦觉得他的医术还挺厉害的,所以特意让他去给黎洛诊脉。

黎洛中了毒,虽然很多大夫束手无策,但是万一就有人能治疗黎洛呢?薛彦是抱着侥幸心里的。

医官道:“请陛下伸出手来。”

“好啊。”黎洛笑眯眯的将手递过去。

医官很专注的给他诊了脉,似乎一下子便发现了黎洛的问题,面色有些复杂。

黎洛倒是坦然,还是满脸笑容,打量了医官好几眼,忽然说:“你叫什么名字呀?”

医官回话道:“下官赵双溪。”

“咦?”黎洛一听,眼睛突然睁大了,说:“赵双溪?”

赵双溪微笑说:“是。”

黎洛说:“真奇怪,你的名字很耳熟啊。”

赵双溪这个名字的确很耳熟,只是黎洛并没有见过赵双溪本人。之前他们之所以可以混入吴家山庄,还是因为有人卖了他们一张请柬。

而卖给谢长缨请柬的那位公子就姓赵,而且名字就叫做赵双溪。

“这么巧……?”黎洛低语了一声,道:“你以前可曾经做过商人?”

赵双溪还在给黎洛诊脉,道:“回陛下的话,下官一直跟随汪大人学医,不曾经商。”

“这样啊,”黎洛道:“我倒是听说过一个和你同名同姓之人。”

赵双溪道:“那当真是缘分了,只是下官至今还未见过与自己同名同姓之人。”

“哐当——”

夜风有些大,一股寒风吹来,营帐的窗子都被刮得框框作响起来。

黎洛看了一眼窗口的方向,这才对赵双溪,道:“今天太晚了,朕已经累了,不如明日你再来给朕诊脉啊。”

赵双溪顺从的道:“是,陛下。”

黎洛站起来,亲自将赵双溪送到了门口,还对着他摆了摆手作别。

随即黎洛看着赵双溪走远,这才将帐帘子放下来。

黎洛放下帐帘子,还没能回身,便被人从背后给搂住了。下一刻黎洛感觉有人捏住了他的下颚,桎梏住了他的动作,狠狠的吻住了他的嘴唇,根本不叫他挣扎。

其实黎洛也不想挣扎,还非常的配合,只是两个人吻着吻着,黎洛实在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还笑?”

原来偷袭黎洛的人便是谢长缨了。

谢长缨面无表情的盯着怀里的黎洛,说:“知道我来了,还敢与别人动手动脚的。”

黎洛说:“冤枉死了,什么动手动脚啊。那是医官,他不摸我的手,怎么能诊脉呢?”

他这么一说,谢长缨脸跟黑了,什么正经事情从黎洛嘴里说出来,都莫名的感觉不正经了。

刚才窗户发出“哐”的一声,其实根本不是寒风作祟,而是谢长缨敲了窗户一下,就是想叫黎洛赶紧把赵双溪给赶走。

谢长缨皱眉说:“那个医官叫赵双溪?这也太巧合了,我看他不是什么好人。”

“哎呀皮卡丘,你被醋腌过了吗?”黎洛道:“味道也太酸了。我刚才没尝出来,再让我尝尝酸不酸!”

黎洛勾住谢长缨的颈子,主动的亲了他一下,笑着说:“还真是酸的,太酸了,不好吃啊。”

“又皮?”谢长缨忽然将黎洛打横抱了起来,走进里间去道:“看来要给你一个教训。”

他们方才走到里间,就听“咕噜噜”的声音,是谢长缨一个没留神,踢到了什么。那东西圆筒形状,直接滚了起来。

黎洛低头去看,道:“怎么有个画轴啊。”

谢长缨也低头去看,还真是个画轴,掉在地上。

谢长缨将黎洛放下,黎洛立刻跑过去将画轴捡了起来。

“小心。”谢长缨没有让黎洛打开画轴,生怕里面有诈。

之前他们离开营帐的时候,地上绝对没有画轴。刚才回来的时候,黎洛也确定,地上也没有什么画轴。

可是现在……

画轴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

黎洛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的说:“难不成是那个赵双溪不小心‘落下’的?”

说是不小心落下的,但是画轴如此之大,这是要多不小心才会落下?

况且这么大的画轴,怎么会有人随身携带呢?实在是不方便。

而画轴凭空出现,这屋里除了赵双溪来过之外,便没有其他不速之客。

谢长缨在画轴上摸了摸,确保里面没有暗器,这才缓慢的一点点打开。

的确是个画轴,而且是个普通的画轴,并没有暗器或者藏、毒。只是当画轴打开之后,黎洛和谢长缨都是满脸惊讶的表情。

“这画里的人……”

黎洛满脸惊讶的盯着画中之人,竟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谢长缨道:“你认识画中之人?”

黎洛何止认识这画里的人,简直再熟悉不过了。黎洛穿越过很多次,总是变成莫名奇妙的人,黎洛差点忘了自己原本长成什么模样。

此时此刻,黎洛看着这幅画,就感觉像是在照镜子一般。

黎洛没有回答,惊讶的抬头去看谢长缨,说:“难不成你也认识画中之人?”

谢长缨的表现不同寻常,一看就是识得画像之人的模样。

谢长缨并无保留,道:“当然认识,他是幼时教我读书写字的师父。但是……很早便过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