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哈喽小说网 > 穿越:我寻思这机缘也没人要啊 > 第六十四章 糟糕,差点成鼎炉了

第六十四章 糟糕,差点成鼎炉了


  过了那金碧辉煌的走廊,面前是一扇厚实的木门。

  其中半扇为黑犀木,另外半扇为白杉木,取阴阳之意。

  大门的中央为一处圆形锁扣,白紫妍将手按在上面,缓缓扭转。

  只听见清脆的“咔嚓”一声,大门上下旋开,里面别有洞天。

  林琅跟着白紫妍进入内部,与外面极尽奢华的陈设与金碧辉煌的走廊显得极为不同。

  里头的殿堂十分冷清,并且光线昏暗,乍一看只感觉时间似乎于此静止。

  超凡世外,唯有孤寂与苦涩。

  一道光静静打在殿堂中央,一枚浮空罗盘置于两米高的台柱上。

  罗盘纹路清晰,对应着大陆轮廓,围绕着中间的小球而轮转不息。

  以罗盘为宇宙,以小球为星体,此罗盘可演化万物轨迹,通古今,晓未来。

  “此物名为‘天权’,乃是宫主大人的法器。”

  白紫妍小声提醒道。

  他们绕过存放天权的台柱,其后便是冕座,宫主源梦谣端坐其上。

  她一只手撑着脸,兜帽遮挡住面容,唇角挂着寡淡,高岭之花遗世而独立。

  “宫主大人。”

  白紫妍单膝下跪。

  林琅想直视源梦谣,但她身上有股无形的魄力在扭转自己的视线,让自己只想顶礼膜拜。

  但他并非漠神宫弟子,只需行礼,无需下跪。

  “林公子,我可否直呼你姓名?”

  源梦谣突然开口问道。

  林琅微微思考一番,回道:“自然可以,晚辈林琅有幸得见宫主大人。”

  源梦谣摆了摆手,掷出一物,林琅稳稳将其抓住。

  “我知道你不愿来此,这算一点补偿。”

  她幽幽说道。

  林琅看向手中,他刚刚接住的乃是一幅卷轴。

  “《渗劲打》玄阶上品……”

  林琅匆匆看了眼,源梦谣的见面礼是一套玄阶上品拳法,可谓大手笔。

  “谢过宫主,但晚辈仍想知道,贵派到底想要林某干什么?”

  林琅抱拳道。

  源梦谣缓缓开口道来:“十六年前,我感知天外飘渺处有神子临世,但一番搜寻未果。

  十六年后,我初见你第一眼便有似曾相识之感。林琅,你可明白了?”

  林琅挠了挠头,只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他是什么神子的话,为何没觉醒系统前运气如此之差,并且天赋也平庸无比?

  林琅难以相信,若不是机缘巧合觉醒了系统,他根本无法站在源梦谣面前,现在还只是个外门打杂的喽啰。

  “宫主大人,我想其中有点误会。实不相瞒,林某天资平庸,实在不像是神子之辈。”

  林琅实话实话。

  源梦谣摇了摇头,她勾动指尖,示意林琅靠近。

  林琅疑惑地走上前,只见源梦谣伸出手。

  她的手似无暇的翡玉,指尖光芒流转。

  她抚着林琅的脸庞,林琅的耳畔顿时响彻百鸟之嘤啼。

  他的眉心悄然浮现一抹凤纹,同时桎梏多时的修为开始松动并且砰砰猛涨,刹那间突破至化实境后期。

  “雄为凤,雌为凰,林琅你乃是真凤神子,而我则是真凰命格,刚刚助你突破,视为第二份礼物。”

  源梦谣说道。

  林琅内心极为震惊,源梦谣的所作所为佐证了她的说法,但真凤神子这个称呼总有点怪怪的。

  为啥是真凤神子不是真龙天子呢?

  总觉得他一个大男人叫做啥真凤的,有些不伦不类。

  “真凤神子需有百鸟辅佐,我漠神宫弟子多为飞鸟命格,或天鹅或渡鸦或鹧鸪或夜莺……你在此修炼可事半功倍。”

  源梦谣提道。

  “那晚辈需要做什么?”

  林琅不相信有此等好事。

  “百鸟朝凤,无非是想得到真凤的青睐,林琅你也需配合她们,尽可能满足她们,以促成她们的质变。”

  源梦谣语气暧昧,意有所指。

  “难道……宫主大人说的是那个意思?”

  林琅顿时有了一个猜想。

  鼎炉,双生鼎炉,对二者皆有益处,而非单方面采补。

  “便是那个意思,天下应该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买卖了。”

  源梦谣点了点头。

  “但我们之间得约法三章,我不可能让我的弟子吃亏,修炼时必须在双方心甘情愿的基础上,不可胁迫。

  另外,你是我花重金聘来的,我也得给你下达指标,你一个月内必须完成我指定的名额,否则便要受罚。”

  林琅沉默了,这算不算沦为种马啊?

  但他也松了口气。

  好在漠神宫这帮人还算正常,没有为了修炼不择手段。

  林琅本来以为自己会被捆在什么小黑屋里,每天昏天黑地,而她们则跟排队上厕所似的。

  种马好歹算主动的一方,捆在小黑屋里的那种,就有点那啥了……

  林琅想到一个专有名词,跟器具有关。

  “林琅,你现在应该还是童贞吧?”

  源梦谣问道,语气严肃。

  林琅回忆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当初哥哥们只是带他出去喝酒罢了,林琅酒量一直很好,哥哥们醉倒了他还清醒着,之后便连夜回了宗门。

  “很好……”

  源梦谣点了点头,她嘴角微微上扬,强忍着没笑。

  这也不怪她,在玄荀大陆,男子大多十五岁成家,十六岁还保持童贞,实际上相当丢人。

  “宫主大人,晚辈多问一句,您所说的都当真吗?不是在愚弄林某吧?”

  林琅确定道。

  “本宫没有心思说俏皮话,实不相瞒,我漠神宫修炼功法存在缺陷。

  修炼越是遭遇瓶颈越是依赖真凤神子调和,依靠自身摆脱瓶颈简直苦不堪言。

  我漠神宫并非主动隐世,而是有近千年,真凤神子未曾降世,生生扼制了我漠神宫布道。”

  林琅听后,莫名的责任感袭上心头。

  “莫要小瞧这份任务,罢了,你以后自会明白的,现在开始我准许你自由出入漠神宫,先退下吧。”

  她今天说了好多话,有些乏了。

  白紫妍带林琅原路离开,一路上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微妙。

  “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

  林琅说道。

  白紫妍点了点头,不敢与林琅对视。

  “你作何感想?”

  “真凤神子对于神宫至关重要,但我不愿和陌生人行苟且之事。”

  林琅耸了耸肩,他何尝不是如此呢?

  可偏偏那源梦谣还给他下任务,没完成指标估计没自己好果子吃。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各种意义上的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